对话马蔚华|可持续发展金融是全球金融发展趋势

 二维码 300
发表时间:2019-12-22 00:24作者:社投盟来源: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


担任招商银行行长期间,马蔚华就是明星人物,他把昔日的一家“小银行”变成了国内首屈一指的股份制商业银行,缔造了中国金融界一段传奇。


退休后的6年里,马蔚华依旧热度不减,他担任社会价值投资联盟主席,跨上全球舞台,探索潮流,为推动可持续发展金融和影响力投资不断探索、实践,被称为中国影响力投资领域的“旗帜性人物”。


11月5日,北京冬日的一个下午,《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记者见到了刚刚为可持续发展100ETF基金产品进行完路演的蔚华,这是他带领社投盟团队与博时基金联合推出的基金产品。一见面,马蔚华就颇为自豪地聊起了“中证可持续发展100”指数以及ETF基金,并称这是中国首创


正文总共5062字
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马蔚华图.jpg

马蔚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可持续发展目标影响力指导委员会委员,社会价值投资联盟主席


现在的马蔚华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投入到了推动可持续发展金融和影响力投资上,他笑称,“虽然很忙碌,但是很愉快。”

马蔚华为何如此“青睐”影响力投资?影响力投资之于全球可持续发展有哪些价值?影响力投资在中国又该如何落地?从访谈中,大家也许可以探寻到答案。

为什么需要影响力投资?

China Sustainability Tribune


什么叫影响力投资?马蔚华给出的解释是,一笔投资既要有正面的财务回报,同时又要对社会、环境有可量化的、正面的且可以测量的影响。“它强调在投资一开始就坚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一致性,而不是先把GDP搞上去,把环境破坏了,再拿出利润来去治理。”近年来,影响力投资在全球发展迅速,得到了发达国家主流投资市场的认可。

马蔚华认为,中国也应该在推动影响力投资上有所作为。“这是一种新的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我们在创造财富、推动经济增长的同时,必须也应该在先进发展理念上走在世界前沿。”

过去20年,社会财富高速增长,同时也出现了生态环境恶化,相对贫困和社会不平等加剧等严重的社会问题。2015年,联合国通过了《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了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

按照联合国相关部门估算,到2030年要实现SDGs,新兴市场每年需要将近4万亿美元的资金。现在政府投入和公益慈善加在一起也只能解决三分之一,还存在很大的资金缺口。怎么解决?

马蔚华图2.jpg

马蔚华认为,仅靠政府和慈善捐赠是解决不了的。但是,他相信影响力投资可以提供一个看问题的新视角,并且有可能让资金缺口越来越小。

“现在,很多问题都是在经济活动中、在投资中产生的。假如每一项经济活动、每一笔投资在它发生一开始,就能既考虑正面财富回报,同时也兼顾积极的社会影响力,比如减少贫困、降低污染、保护环境……这些问题自然就少了。”

马蔚华十分赞同德鲁克的一个观点——“所有的社会问题,只有把它变成有利可图的商业机会时,才能得到根本解决”。他说,我们现在就在做这样的事情,推动影响力投资就是要用公益的理念、商业的模式、金融的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

影响力投资的历史必然性

China Sustainability Tribune


在公开演讲中,马蔚华经常会提及商业向善、金融向善、资本向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

他介绍道,“社投盟以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价值评估模型为工具,以沪深300成分股为对象,选出了可持续发展价值量化得分居前99的上市公司,即‘义利99’,评估标准是既有经济效益也有社会和环境价值。

在过去五年,这99只股票的累计收益率几乎跑赢了深沪300、上证50、上证综指等中国主流指数。这有力证明了中国资本市场是向善的,具有可持续发展价值的股票是被资本市场所重视的。”

马蔚华说,美国也有一个明晟KLD-400指数——从标普500里选出400只既有经济效益也有社会效益的股票,这400只股票连续20年跑赢标普500,同样能说明资本向善、金融向善。

马蔚华图3.jpg


2010年,摩根大通和洛克菲勒共同发布报告,最早把影响力投资和贷款、股票、金融市场并列,界定为资产类别的一种;金融危机后,高盛花100亿美元收购一家影响力投资机构,以扩充相关人才和项目……

马蔚华说,华尔街对影响力投资的最先接受,也从某种程度上印证了金融向善的潮流。他说,现在很多影响力投资机构的负责人都是从华尔街出来的。虽然他们的薪酬远不及华尔街,但他们愿意做,愿意承担更多社会责任。马蔚华认为这背后其实是价值观在发生变化。

近三四十年来,商业已经渐渐从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转向追求社会价值最大化。马蔚华介绍说,上世纪60年代,诺贝尔奖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发表观点认为,企业的目的就是挣钱,别的不用管。这是美国当时的主流价值观。

不过,过了十年又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肯尼斯·阿罗就否定了他的观点,并提出,任何企业在生产产品或提供服务时,都会产生负面溢出效应,为此企业要有企业社会责任。

“当时还出现了道德投资,凡是做军火、毒品的不投。后来出现了不仅坚守底线不投,还要在主动投资时关注社会、环境和公司治理(ESG),也就是发展到了社会责任投资。”马蔚华认为2015年联合国通过的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是比ESG和企业社会责任高一级的发展理念,它要求在经济活动一开始就追求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一致性。

马蔚华图4.jpg

在中国,马蔚华也看到了商业价值观的转变。他说,本世纪初的时候,社会责任是个非常陌生的概念。将近二十年过去了,现在社会责任已经被绝大多数企业所认可,在A股市场,2007年仅26家上市公司发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但到了2019年,这个数量增加到930家。马蔚华相信,影响力投资也会像企业社会责任一样,经历一个发展过程,然后迎来自己的“春天”。

影响力投资落地中国

China Sustainability Tribune


近年来,影响力投资在全球发展越来越快。在参加国际会议时,马蔚华发现原来只有几十人的会议,到今天可能会有几百人来参加,这更让他觉得中国必须参与进来。

其实在很多场合,马蔚华都明确提出了,中国在社会价值投资领域的实践创新和评估研发将对世界带来重大贡献,同时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也更需要良善资本和金融工具去促进影响力投资发展。

马蔚华图6.jpg

马蔚华认为影响力投资非常契合中国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协调、开放、绿色、共享。对此,他是这样解释的:

第一是创新。影响力投资既是金融的创新,也是公益的创新。它是在公益中融入了经济效益,将产业投资和社会效益结合起来。

第二是协调。一笔投资、一个项目是追求经济、社会和环境综合价值,是义利并举的,那一定是协调的。

第三是开放。影响力投资是国际投资的新理念,我们不仅将其‘引进来’,也在‘走出去’,并开始在‘一带一路’国家甚至世界各地发挥积极作用。

第四是绿色。绿色是影响力投资的必要内容。

最后是共享。影响力投资的目的就是让世界更美好,让每一个人都能共享发展成果。”

在马蔚华看来,影响力投资还非常契合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的转变,要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光靠政府是不够的,也需要影响力投资发挥重大作用

他说,“无论是从国内自身发展需求,还是国际发展趋势,抑或全世界对中国的期待,我们都应该高举可持续发展的大旗。这是中国应该做的、必须去做的。”

马蔚华说实际上中国有很多投资,其实就是影响力投资。他举例说,浙江有一家民非企业绿康医养,主要解决的是失能和半失能人士的医养结合问题。成立十多年一直缺乏资金和合理运营模式,在影响力投资机构禹闳资本介入后,帮助其完成了社会企业转型和经营规模的大幅扩张。

四年多时间,绿康医养从600张床位发展到了1万余张,并且成为亚洲最大的医养结合养老服务机构,且财务收益率也很可观。马蔚华说,“这就是一个通过影响力投资来解决社会问题的案例。”


另外,中和农信也是马蔚华非常欣赏的中国影响力投资的标杆。多年来,中和农信向中国20个省的贫困人口提供小额信贷,通过产业扶贫帮助他们实现脱贫致富,截至今年1月,累计贷款422亿。马蔚华说,在中和农信背后就是红杉资本、蚂蚁金服、TPG等等。他们就是影响力投资,既有经济回报,又有社会影响力。

虽然影响力投资是未来发展趋势,但这并不表示其发展过程会是一片坦途。为了推动影响力投资在中国发展,马蔚华认为首先还是应该推动理念认知,努力让更多金融机构、投资机构在投资时考虑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一致性。

其次还要建立标准,推动评估,他认为这非常重要。当今世界美国有标准,英国有标准,马蔚华认为中国也需要有标准。

第三,发展影响力投资还需要建立起一个生态系统,其中需要有信息平台、咨询机构、评估机构、法律支持机构等等。“当然我们还需要有越来越多的影响力投资实体,也需要政府进行政策引导。”马蔚华说。


记者手记

为影响力投资鼓与呼

2015年,正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的马蔚华了解到了“影响力投资”这一概念,他发现这个新的投资理念同自己多年来一直思考的关于公益可持续发展以及金融创新、社会创新产生了强烈共鸣。他了解到,同单纯的公益慈善相比,影响力投资倡导的用公益的理念,商业的办法,金融的手段解决社会问题,不仅可以解决公益本身的可持续性问题,而且还能够发挥金融创新的力量,推动中国高质量发展以及联合国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

为此,2017年7月,马蔚华专门带领国际公益学院的同事赴美考察影响力投资,10天时间,走访了4个城市,34家机构。这次考察让马蔚华全面了解到了美国影响力投资的生态系统,同时也让他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影响力投资必将对全球金融以及社会可持续发展带来深远影响。四个月后,马蔚华第一次在深圳讲影响力投资时,原定给二三百人讲,结果现场来了超过1500人,全国还设了31个分会场。这让马蔚华很受鼓舞,而且也让他看到了在中国推动先进可持续发展金融理念的基础与希望。

近两年,无论是在各大论坛、会议的演讲中、还是在高校、政府有关部门的课堂上、抑或在各路媒体的采访里,马蔚华总是在不厌其烦地反复解释、强调影响力投资的概念与价值。在创造一切机会向大众传播和普及影响力投资的同时,他还在通过各种实际行动,切实推动影响力投资的发展。

2017年12月,全球公益金融论坛暨2017影响力投资峰会在深圳召开,马蔚华是大会主席。会上签署了《香蜜湖共识》,有70多家金融机构宣布在影响力投资的理念、目标、原则方面达成了共识。马蔚华当时表示,他希望将论坛搭建成国内外影响力投资交流的平台,推动中国影响力投资生态体系建设。

马蔚华深知,要想让影响力投资根植中国,需要相关人才,以及让影响力投资落地的具体路径。为此,他开创性地在国际公益学院开办相关课程,将影响力投资作为学院重点方向;他还发动各方力量努力构建起来了一套相对完整的影响力投资知识体系。

作为社会价值投资联盟的主席,他积极推动影响力投资评估标准的制定,开发影响力投资工具以及创新金融产品,社投盟以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价值评估模型为工具,以沪深300成分股为对象,选出了价值量化得分居前99的上市公司,即“义利99”;从沪深300成分股中选取了100个经济、社会和环境综合价值高的公司,并与中证指数、博时基金合作,在上交所挂牌了中证可持续发展100指数,发布与指数相挂钩的博时中证可持续发展100ETF产品……

这位招行曾经的“灵魂”人物,中国最好的银行家之一,在退休后如此全身心投入到影响力投资上,除了兴趣使然,背后更值得我们关注的,其实应该是他再一次对历史潮流的把握以及为推动影响力投资而进行的锐意创新。

担任招行行长期间,马蔚华就因为战略和创新而闻名。14年间,他抓住了互联网在中国兴起的历史契机,通过不断创新、转型,帮助招行率先完成商业化改造,创造了中国金融界一个奇迹。如今,马蔚华又对可持续发展金融做出了预判,他认为影响力投资是全球金融发展的趋势,影响力投资对可持续发展目标价值重大。我们期待这位总能抓住历史潮流的“领路人”再次带领我们创造一个“奇迹”。
- END -

来源:《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2019.12期

编辑:胡文娟

原题目:《对话马蔚华:抓住历史机遇,推动可持续发展金融》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