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敏:可持续发展金融:“小趋势”还是“大趋势”?

 二维码 92
发表时间:2019-02-22 10:35作者:汤敏

汤敏:可持续发展金融:“小趋势”还是“大趋势”?1.jpg


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 汤敏在峰会致辞


以下为演讲全文:


今天我想谈谈可持续发展金融和“小趋势”之间的关系,这个题目我已经关心了很多年。我们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在中国推动小额贷款,包括后面的绿色金融。


新年伊始,一部分经济学家或者学者骤然之间分成了两大派,一派是“大趋势”派,一派是“小趋势”派。“小趋势”是怎么产生的呢?就是由罗振宇2018“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主题《大时代谈“小趋势”》引发的。如果大家关注互联网的话,天天都有批罗振宇的,“小趋势”、“大趋势”的议者之间相互辩论。


什么叫“大趋势”?我们都很清楚。什么叫“小趋势”?学者为什么分成两派?按照罗振宇的定义,“小趋势”是影响趋势的趋势,带来改变的改变。当然这是一个哲学意义比较重的话题。


简而言之,什么叫“小趋势”呢?“小趋势”是一小部分人在我们大多数人的视野之外正在凝聚成的共识,正在采取的行动方式,正在进入的生活场景。“大趋势”是宏观趋势、中美贸易怎么回事?GDP怎么走?上证指数多少?而“小趋势”是谈一些小的问题,这些问题虽然小,但也代表着趋势,这一理解在未来世界应特别关注。


为什么“小趋势”这么重要?大家今天讨论的几个问题,都是金融问题,但是它都是金融里头的一个“小趋势”。


绿色金融的“小趋势”,或成大趋势


绿色金融,它是我们金融的主流部分吗?现在还不是。普惠金融、小额贷款、小微企业贷款,还只是我们金融领域的一个边缘部分。金融科技也是一样,包括马上要谈到的社会价值投资、ESG等,它都是在大的经济环境里的一小块,但这也是一个趋势。为什么是趋势呢?因为它未来可能变大,它未来可能进入主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家愿意坐在这个地方花一整天的时间来听这些问题,很多把自己终身事业都放在这个领域里头,《财经》杂志愿意推动这个可持续发展金融,都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小趋势”,看到了趋势可能变大,它对国家、对世界产生具有重大意义。


我们为什么要关注“小趋势”?因为我们现在每天都被“大趋势”给蒙蔽了。看“大趋势”现在大家都一片灰心,世界经济2019年会不会出现危机或衰退?中国改革会怎么样?中国GDP能否保持高速增长?谈这些问题,大家都一片灰心,或者看到的都是负面的。如果我们研究“小趋势”,这些重要的未来问题我们很可能会看到光明与希望。


汤敏:可持续发展金融:“小趋势”还是“大趋势”?2.jpg


我们为什么要关心“小趋势”?有学者表示,宏观的好坏就像全球的平均气温,你要关心人类的命运,平均气温是有价值的。如果你出门办个事,世界平均气温对你有用吗?你得看北京市的天气预报,你得看北京市未来几个小时,而不是未来几年的天气预报。


如果大家觉得这个太土了,那我们用查理·芒格的话说“宏观是我们必须接受的,微观才是我们可以有所作为的。”我们花大量的时间去看大的宏观问题,世界会让你丧失信心,特别是在中国经济、世界经济遇到困难的今天,微观的东西才是我们有所作为的。我们更注意“小趋势”,去注意我们能所左右的,我们到底怎么做,怎么推动?我觉得这些更有意义。


在微观的“小趋势”中有所作为


我想举几个我自己在城市工作里看到的一些“小趋势”。原来经济学家看的都是“大趋势”,现在我已经从“大趋势”慢慢转成“小趋势”,我还不能太“小趋势”,但是我一大半在“小趋势”。我们做公益,促进社会发展与可持续发展,在整个大社会里面就是一个“小趋势”,我们看看我们正在从事的乡村振兴“小趋势”。


汤敏:可持续发展金融:“小趋势”还是“大趋势”?3.jpg


乡村振兴是一个“大趋势”,党的十九大已经定义的很清楚了:分三步走,分别是2020年、2035年、2050年三阶段,中国整个乡村的6.7亿人口应该怎么走的问题。但是在这里面我们应该关注的是“小趋势”,乡村振兴有什么“小趋势”?


大家一听乡村想到的都是乡村的败落,乡村剩下的老人,乡村退步了等场景。但是我们已经注意到乡村里现在有一种“小趋势”:就是现在有一批在城市做了五年、十年,在看到城市发展趋势的一批年轻人,他们现在慢慢地回到了农村,到农村去创业。他们不甘心在城市里只做打工者,他们要回到乡村当小老板,他们要用自己的知识、双手改变家乡。


去年我们做电商培训,一个学员原来在北京当翻译,翻译工作还是不错的,但是他放弃了工作回到了木栏围场养猪了。他把电商和养猪结合起来,帮助当地村民把有特色的猪卖出去,进而带动乡村发展。


这种人有多少呢?大家可能都不知道,根据最新的统计现在有750万的返乡青年,这些都是在城市里当过快递小哥,当过流水线的工人。他们可能做过各种各样的事情,在城市了解了现代化生活和市场是怎么回事后,他们放弃了城市生活,回乡创业。


750万是多少呢?占中国的总人口比重0.5%,对农村来说是1%左右。这种返乡创业的青年是一个“小趋势”,但是不要小看这1%,不要看100个人中只有1个这样的人,他们的能量非常大,他们有可能像北京的这位翻译一样把农村带动起来。


这些人目前正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一个“小趋势”,将来有可能会形成“大趋势”。这些年缺模式、缺资金,还特别缺师傅。他们见到了城市的发展,但是和农村怎么结合,他们怎么发展,怎么赚到和城市打工差不多的钱?现在还缺一些东西。


我们先看大环境。2017年农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13400元人民币,每一个农村居民不管老老少少都是13400元可支配收入,这和2017年城市的可支配收入是一样的;现在农村有6亿多人口。这是多大的市场,多强的购买力。但是大家往往忽视了这个市场,现在最多只把市场做到了“小镇青年”。


为什么这么大的购买力没有被发掘出来呢?很可能缺乏一些在中间的桥梁。现在有了750座桥梁,750万人已经回去了,他们很可能慢慢地改变农村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他们起的桥梁非常重要。


举个例子,1999年时城市可支配收入只有5854亿,也就是现在农村的一半左右。但就是那个时候,1999年马云刚刚注册成功阿里巴巴,1998年11月腾讯刚刚注册成功,马化腾1999年在做BB机,当时的雷军还在成长,他们抓住了当时的“小趋势”。10年、20年以后,他们成了世界级的企业家,成就了世界级的产业。


汤敏:可持续发展金融:“小趋势”还是“大趋势”?11.jpg


今天这个趋势又来了,面对750万返乡青年的“小趋势”,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个事情,我们称之为“乡村振兴领头雁”计划。我们给这些年轻人培训,一个星期三次课,就是由快手跟我们年轻人讲怎么利用快手开发你的市场等。我们第一期2600人在全国范围十几个省,他们每个星期三次课、连续5个月来听这个课,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的人都被我们邀请来讲。


这些就是我们来帮助这些“小趋势”,让它慢慢成为“大趋势”的一种模式。清华大学跟中国慈善联合会各个机构联合起来一起推动,第二期在2018年6月就有上万人参与,我们希望更多的企业以后会加入。


社会价值投资的小趋势与大趋势


再给大家一个“小趋势”,社会价值投资的“小趋势”。社会价值投资也是一个“小趋势”,在整个投资领域是很小的一部分。什么叫社会价值投资?它是以创造可测量的社会价值为主要目标,最重要的是“可测量”这三个字,同时兼备财务的投资回报,就是一个投资既看到财务汇报又看到社会价值的回报。


汤敏:可持续发展金融:“小趋势”还是“大趋势”?4.jpg

这个社会价值不是说我交多少税的价值,而是真正对社会价值的贡献,而且可以测量,可以变成一个可比的数据。哪个企业做的更好,就专门找在中国社会价值做的最好的企业,不看财务汇报有多少,这样的投资对中国来说额外重要,未来可能变成一个“大趋势”。


关于社会价值投资有各种各样的名字,我们就不详说了。社会价值投资在全世界范围也在迅速推动,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一个“小趋势”。


中国的社会价值应该做吗?当然应该做,中国有可能把它做得比别的国家更好。因为中国存在社会发展的短板,我们更需要这个投资。


关于这个问题,“义利99”就是非常有趣的。我们把上证、深证、沪深300挑出来,给每一个企业做一个社会价值评估的指数。社会价值评估最好的99个挑出来叫“义利99”。


汤敏:可持续发展金融:“小趋势”还是“大趋势”?5.jpg

“义利99”榜单前十

(点击了解更多)


汤敏:可持续发展金融:“小趋势”还是“大趋势”?6.jpg


如果我们对每一个国企用两个指标来评估,不仅是能不能保持增值,同时把社会价值也纳入评估,那么我们的改革会有新的方向,这样的国有企业就更容易被社会所接受。特别是我提到的如果所有的企业未来都有两个指标,一个社会价值指标,一个财务指标,我们的生活是否更美好?我们的社会是否更和谐?


总结一下,“小趋势”虽然是个“小趋势”,但是是我们普通人、每一个企业所应该特别关注的领域。我们要找到这些机会,社会一定会对这些有社会价值的企业有回报。在目前整个“大趋势”不好的情况下,正是我们腾出时间关注这些“小趋势”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