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团动态 | 秦朔:中国企业出海,讲好CSR与ESG“世界语”

 二维码 14
发表时间:2023-12-29 10:11
第一财经 社会价值投资联盟CASVI 2023-12-21 17:51
图片


中国企业走在全球化之路上,这是中国经济进一步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路径。前路存在诸多挑战,有地缘政治的风浪,也有跨文化沟通之困。如何化解?秦朔认为,“这与中国企业能不能更好地按CSR和ESG的标准讲好‘世界语’,有非常重要的关系。”


12月15日,人文财经观察家、“秦朔朋友圈”发起人、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社会价值投资联盟主席秦朔出席了2023第一财经 • 善商业论坛暨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榜颁奖盛典。他分享了中国企业在出海过程中涉及的CSR和ESG案例。


秦朔表示,从CSR(企业社会责任)到ESG(即环境、社会与公司治理)是大势所趋,国际可持续准则理事会(ISSB)已经正式发布的首批国际财务报告可持续披露准则。国务院国资委也已成立了社会责任局,其任务之一就是要在央企中推动ESG报告的全覆盖。


可见,这不仅是国际性的标准,也得到了强烈的本土化响应。


图片

图 | 秦朔出席2023第一财经 • 善商业论坛暨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榜颁奖盛典(图源:第一财经)



为何会水土不服


秦朔说,最近这些年,他一直在关注中国企业的全球化和出海。


早几年,在巴塞罗那,当地的中国商会会长在做一些餐饮和零售的经营。“我去他批发零售的地方参观,看到外面贴了政府告示,要求周末不能上班。”他说。后来了解到,勤奋的华人可以做到7×24小时的工作状态,把本地很多商业都挤垮了,他们集体要求不能用这样的经营方式,当然还有一些税务等原因。


第二个例子是在埃及,他听到当地有抱怨,说中国的企业去开发石材的时候,石材厂就在路边,连上面的天棚都不愿搭建,理由是这里是沙漠,基本不会下雨。这被认为是一种对资源的粗放式开采。


他也曾去阿布扎比新国际机场调研。中建钢构的相关负责人告诉他,这里跟在国内有很大不同:在国内高空作业时,有时候就在两边搭梯子走上去。但在当地是绝对不允许的,一定要在梯子旁边搭好防护栏;在国内的焊接过程中,基本是一个人操作,但在这里,必须有另一个人在旁监管、提醒。


美国也是一样。在洛杉矶的中国企业,办公区域的显著位置挂了很多政府方面的制度要求,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一是劳工权益、一是职场性骚扰。


不久前,秦朔跟一位刚从印尼回来的教授交流。印尼现在是中国出海的热点。以银行的公司账户为例,在之前的15年里中国银行共有600户开户,在最近的5年则有3000户。但印尼政府的一位官员向这位教授抱怨,不久前有中资企业带着所有高管来拜访沟通,但没有一个人讲印尼语,都讲英语。官员就跟他们说:“你们说要本土化,难道高管中就没有一个可以讲印尼语的吗?”


最后一个案例,是他近日去东京去做一个调研,联想集团全资收购了NEC的电脑部门,同时作为控股股东与富士通合资生产PC。富士通在接受访问的时候说,与(中方)有些方面可以协同,有些方面不能协同。


这些案例背后,不仅有合规问题,还有很多涉及企业社会责任,即对本地的商业环境、社区以及利益相关方如何负责的问题。


“如果采取机会主义应对,‘只要不影响我做生意’;或只是采取灵活处理的态度,没有从价值观和整个流程、体系去全面落实,中国企业可能接下来在出海过程中会遭遇很多挫折。”秦朔说。


哪怕是一些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于中国的地方,其实在ESG的标准上要求是很高的。当年中国一家领导性的玻璃纤维企业要到埃及投资。对方专门派人来中国看工厂,从第一个工厂看到第六个。最后对方要求,不够先进的产能不行,必须是智能化、绿色制造水平很高的第六个厂才可落地埃及。


阿布扎比投资局也有相关鼓励政策,给予外资企业的补贴最高可达投资额的30%,目前共有60家企业拿到,其中只有两家中国企业。他们当然是要招商引资,但对ESG、CSR等的要求是更高的。


秦朔在多年的调研中发现,中国还有一些企业,在国际合规、反腐败等方面,也有一些硬伤。包括像非洲开发银行廉政与反腐败办公室(PREC)曾经对某些企业发出了问询函。有些企业到国外,总是觉得如果工期紧了,可以让工人加班赶工。但在一些国家,即便是雇主,也不能随意要求工人加班。比如澳大利亚的建筑工,工作9天必须休息5天,下班以后不能再让他工作。



越是出海,越要标准


中国企业在出海的过程中,如何真正把CSR、ESG的关键标准植入内心和行为,是非常重要的。


也有很多正面的案例。早几年,中国中集集团收购了德国家族企业齐格勒。中集发现德方员工非常忠诚于这家企业,所以他们为有100多年历史的这一家族企业建了一个博物馆,员工感受到中方尊重企业原有文化,在管理衔接中也处理得非常好。


比亚迪早期在做手机电池的时候,诺基亚对它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诺基亚之所以认可比亚迪,除了产品质量,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诺基亚当时的首席流程官(CPO)在2002年和2003年两次到访比亚迪,参观了比亚迪当时在菲律宾奎松工厂旁边的亚迪村和亚迪学校,这是给当地员工建的宿舍和学校。首席流程官感慨说,他的孩子在赫尔辛基最好的私立学校,都没有亚迪学校设施这么完善,环境这么漂亮。


“这也构成了在CSR意义上对比亚迪的肯定,其实也是未来能达成深入合作的润滑剂。”秦朔说道。


中国企业出海的规模越大,尤其是要进入资本市场时,海外对于CSR和ESG的要求就特别高。比如Shein一直在大力推动全球化:如何去帮助供应商成长;如何去转向可持续的原材料,例如利用行业的过剩面料、想办法溯源找到符合采购标准的二手面料,减少浪费;在可持续包装方面,持续减少塑料的使用等;还有,如何通过技术创新,例如用数码热转印的技术代替传统布料印染,以减少水污染,实现零耗损。


以上种种,已经变成了在国际市场可持续发展包括登陆资本市场的前提条件。换言之,如果不解决,企业根本就没有长期发展的可能性。


最后举一个令人很触动的案例。上海有一家做奢侈品店铺装潢装修的领导性公司,其创始人告诉我,发现国内一些企业跟跨国企业有本质的不同。跨国企业会拿着包括测气体等的很多工具到他们上海松江的工厂检测,会询问工人,还要填很多表格:比如雇佣残障人士会加分、涉及到童工则要减分,等等。但这家公司的一些国内客户,却不看工厂,商务谈判核心的就是价格。


这说明,ESG跟CSR的工作,虽然在国内已有诸多倡导和持续推动,但现实中还存在很多不足;在某种意义上说,与经济的规模相比,中国企业在ESG、CSR方面的表现,还乏善可陈。


路漫漫其修远兮。今天我们走向全世界,如果不能用CSR、ESG这样的世界语去跟所到之处交流,并且真正付诸实践。浩浩荡荡的出海,将来也可能会有一地鸡毛的教训。


何为善商业?秦朔认为,善的本质是对利益相关方负责,对长期负责。他呼吁,要把善商业基于CSR和ESG的路径,真正坚持下去,进行到底。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