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平:社会价值投资是当代伟大的社会创新和思想实验

 二维码 136
发表时间:2022-11-22 16:04
社会价值投资联盟CASVI 2022-11-04 12:01 发表于广东

编者荐语:


凤凰网广东邀请友成企业家乡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社会价值投资联盟创始主席王平展开深度对话,就社会价值话题展开深入探讨。
11月16日,首届大湾区绿色和可持续金融峰会将汇聚各方力量共探可持续发展未来,欢迎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报名参会。


以下文章来源于首席访谈 ,作者ifeng

图片


2022年11月16日,由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社会价值投资联盟(社投盟)联合主办的首届大湾区绿色和可持续金融峰会将在深圳市举行,通过凝聚全球可持续金融的各界力量,共建可持续金融生态。资本向善,是本次峰会的重要话题,将探讨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前沿实践。


友成企业家乡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社投盟创始主席王平认为,很多社会问题不能靠单一的经济发展解决,没有社会价值,发展带来的不一定是幸福。而通过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价值投资,实践资本向善,可以推动整个社会向更公平、更有效率、更可持续的方向发展。


近日,凤凰网广东与王平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话。王平从现代性危机、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关系,以及社投盟创立的意义,论述了追求社会价值对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



以下为对话摘编(有删减):


图片

现代性危机呼唤社会价值

图片


主持人:6年前,您发起成立了社投盟,能回忆一下当时成立的动机吗?


王平:创立“社会价值投资联盟”,是友成基金会的使命和愿景驱动的必然结果,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如何让更公平、更有效率、更可持续的价值观替代传统的发展理念,基于这样的思考,我们提出“社会价值”的概念;第二是如何让主流社会参与到社会价值创造的过程中来,基于这样的思考,我们倡导“社会价值投资”的实践。这两条都是和友成推动社会创新的使命一致的。


主持人:社会价值这个概念提出的意义是什么?


王平:在我们的定义里,社会价值是“为全体社会成员带来共同利益的一切物质和精神财富的创造”,并且“更大程度上是指它产生更长远的、积极正向、不可逆的改变”。


“社会价值”概念的提出是基于对“现代性”的反思。我们知道所谓的“现代性”体现在对单一经济增长的迷思,在个人则体现为消费主义以及认知上的科学主义。“现代性”的结果就是目前人类已经普遍遭遇的各种危机,例如由贫富不均导致的社会危机、由气候变化带来的环境危机等等,这些危机都证明了依靠单一思维的发展是没有可持续性的。2013年,我提出了“社会创新的目的就是更公平、更有效率和更可持续”,三个“更”的结果就是社会价值创造。


社会价值和个人价值并不矛盾,我认为个人价值的最大化有待于在实现社会价值最大化的过程中去实现,而不顾一切地追求个人价值最大化,破坏社会价值,只会成为自己个人价值的掘墓人。


图片

社会价值投资时代已经来临

图片


主持人:在成立大会上,社投盟就确定了自己的三个使命,倡导一个共识、 建立一套标准、 打造一个平台,当初为何会设立这三个使命?它们分别有着什么样的关联、意义?


王平:首先,倡导一个共识,就是不仅在公益、市场、政府之间,而且在市场中不同的行业之间,形成一个关于社会价值的共识,没有这个共识,一切改变都不可能。“人的改变是最大的公益”一直是友成的价值观,而认知的改变是最彻底的改变。倡导共识也就是认知改变的过程。


其次,建立一套标准,标准是现代社会改变人的行为的最关键方式,也是前面所说的共识的制度化结晶,例如工业文明的发展就依赖于经济增长这个标准以及全球的会计标准。而新时代、新的价值观需要新的标准体系,以此来引导人的行为改变。


打造一个平台,平台就是一个生态,这个新的生态是一种新的合作关系,是一个具有共同价值观的共同体,也是行动共同体。只有真正形成这个共同体,社会价值才会蔚然成风。所以,也可以说,这三个使命之间也是一种三A关系,其中“打造一个平台”就是前两个使命的必然结果。


主持人:在研发可持续发展价值评估模型的过程中,您遇到的最大阻力是什么?社投盟如何克服的?这套标准对于推动可持续金融发展有何意义?


王平:说到最大的阻力,主要还是人们认知上的改变。公益领域会认为公益难以对金融有所影响,而传统的金融领域则还是用旧思维来看待公益,认为是CSR的一部分。


我认为,CSR是一个被动的概念,它反映的是社会对企业的底线要求,而对企业而言,CSR是社会加诸于其上的外部责任,不仅是一种底线思维,而且是一种成本付出,它本身就不是一种可持续的思维。而社会价值则是一种价值创造的思想,它包含了经济、社会和环境三个方面的价值创造,因而可以并且应该成为衡量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标准。


当我们说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时,有两层含义,其一是企业自己的可持续性,其二是社会和环境的可持续性。正是经过持续的讨论以及在公开场合不断的倡导,关于社会价值的概念才逐渐形成了越来越多的共识,在社投盟专家的努力下,最终也转化成了评估模型。


这个标准对可持续金融的意义显而易见,它至少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第一,依旧是认知方面,它第一次全面地诠释了可持续发展的内涵;第二,是工具层面,它是帮助市场发现并评估企业社会价值的有效工具。社投盟联合博时基金所发布的“可持续发展100ETF”基金,就是使用的这个模型。


主持人:作为国际化新公益平台,社投盟在过去几年完成了非常多的突破性成就,最让您自豪的是哪一件事儿?从概念到评价体系的建成,您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


王平:如果说最自豪和开心的事,就是在马蔚华主席的带领和促成下,2020年社投盟联合博时基金共同发布的“可持续发展100ETF”,这称得上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它既标志着社会价值已经从一个概念变成了一个产品,进入主流金融领域,它还意味着来自公益端的社会创新对市场端的影响。


从最初的一点感悟,到形成完整的概念和思想,再变成一个评价体系,这就是一个成功的社会创新的完整周期。我最主要的感想有三个方面:第一,就是要有洞察,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第二,一旦发现了社会需求,就必须探索用创新的方式来解决,所谓新的方法就是避免在解决问题的同时产生新的问题,避免先发展后治理这样的问题重现;第三,就是坚定的行动并坚持自己的初心。


主持人:看到越来越多机构加入社投盟,您想对他们说什么?


王平:我想起了社投盟成立时起草的“社投盟宣言”中的几段话,以此作为我们的共勉: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人尽其力、货尽其用、公平正义、永续发展,是古今中外人们的共同追求。我们坚定地相信:社会公平、资源有效利用、环境与社会可持续发展是人类社会的共同价值。


社会价值投资是我们现在所处这个时代的一个伟大的社会创新和思想实验。这个创新和实验必将推动整个社会向更和谐、更可持续、更有效率的方向发展。


我们体察到了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正在来临,我们正积极投身于这样一个伟大的社会实践。这是历史的趋势和个人的选择,是智慧和良心的进步。为了共同的善,它将融合内心世界和外在追求,跨越各种组织边界,实现人类大同的时代使命。


为此,我们倡议:更多的企业组织、社会组织乃至政府部门参与和关注社会价值投资联盟,为建设一个公平正义、永续发展的美好未来而努力!”


图片

高新科技和可持续金融是深圳未来发展的两翼

图片


主持人:2022年1月,深圳发布《金融业高质量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建设“全球可持续金融中心”的宏伟目标,您如何看待背后的战略意义?


王平:据我所知,社投盟参与了这个规划的讨论和制定。我认为,其中的战略意义至少体现在以下方面:第一,“全球可持续金融中心”这样一个宏伟的目标,是中国可持续发展实践的又一个重大举措和具体实践,虽然这个宏伟目标是由深圳市提出来的,但对全球都将产生影响。


第二,“全球可持续金融中心”将使深圳不仅是一个科技创新最重要的都市,还是未来可持续金融的中心,高新科技和可持续金融将成为深圳未来发展最重要的两翼,也是大湾区战略很重要的一环。


第三,作为“全球可持续金融中心”的深圳,必将探索建立一整套相关的包括评估标准在内的制度和机制,用于鼓励和推动可持续金融的发展。这些制度和机制,必将为中国其它城市的可持续金融发展提供示范作用。


主持人:在此背景下,“首届大湾区绿色和可持续金融峰会”将于11月在深圳举办,您如何看待峰会的战略意义?对峰会有何期待?


王平:我了解到,这次峰会是由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由社会价值投资联盟联合主办,由深圳市绿色金融协会、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承办的高级别的可持续金融峰会,今年的话题包括四大子话题:资本向“绿”——“双碳”目标下大湾区绿色金融新发展;资本向“善”——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前沿实践;资本向“阳”—— ESG投资与信披新征程;资本向“新”——海外可持续金融要素赋能大湾区创新发展。


从这些议题看,我认为这依旧是实现社投盟的第一个使命,即形成一个共识。对于打造“全球可持续金融中心”这个战略目标而言,首届峰会的战略意义就十分明显了:即通过将宏伟目标分解成更具体的议题,通过讨论和分享,在这些议题上形成最广泛的共识,这些共识一方面可以进一步在更大范围内改变社会认知,另一方面可以变成后续行动的依据。也就是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全球可持续金融中心”这个战略目标有了更具体的行动目标和抓手。


我不仅期待这次峰会有新的内容产出,我还期待这次峰会本身就有的创新方式和过程。




社投盟创始主席王平

寄语首届大湾区绿色和可持续金融峰会



撰稿 | 李莉
编辑 | 钟思怡


图片


图片

社投盟已入驻以上平台,欢迎关注!


图片


对我们有任何问题?

长按二维码,扫码添加小盟,和我们聊聊!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