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投盟秦朔:推动可持续金融,重构新商业文明

 二维码 120
发表时间:2022-11-18 18:01
社会价值投资联盟CASVI 2022-11-11 20:03 发表于广东

编者荐语:


凤凰网广东邀请到人文财经观察家、秦朔朋友圈发起人、社会价值投资联盟主席秦朔,围绕“新商业文明”等话题进行了一场深刻的对话。
11月16日,首届大湾区绿色和可持续金融峰会将汇聚各方力量共探可持续发展未来,欢迎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报名参会。


以下文章来源于首席访谈 ,作者ifeng


图片

当下,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冠疫情、俄乌战争、气候变暖等危机,让人类意识到生活常态的脆弱性,让更多的人反思过去“竭泽而渔”的发展方式。


新商业文明时代已经开启,注重经济、社会、环境平衡的可持续发展成为了我们走出困境、走向繁荣的方向。可持续金融便是推动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


为助力可持续金融中心建设,2022年11月16日,由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社会价值投资联盟(社投盟)联合主办的首届大湾区绿色和可持续金融峰会将在深圳市举行。届时将邀请全球和湾区可持续发展领域重量级、权威性的思想引领者出席峰会,探讨全球绿色金融、可持续金融的最新理念和趋势。


近日,凤凰网广东邀请到人文财经观察家、秦朔朋友圈发起人、社会价值投资联盟主席秦朔,以前瞻视角围绕“新商业文明”、“资本向善”、“企业家精神”、“绿色金融”等话题,进行了一场深刻的对话。


图片


以下为对话摘编(有删减):


图片

新商业文明:

以商业组织为核心,创造性解决社会问题

图片


主持人:秦朔老师您好,您长期研究商业文明和企业家精神,您如何定义现在的新商业文明?


秦朔:2008年我在《第一财经日报》写过一篇文章,叫《以责任创造新商业文明》。我那个时候讲的新商业文明,主要指的是通过生产性创新的方式,为消费者和利益相关方创造更多的真实价值,而不是热衷于资本运作或投机取巧、急功近利。2009年前后,华为和阿里巴巴也不约而同地提出新商业文明的话题。当时华为关注的重点是拥抱全联接世界,创造新商业文明。阿里关注的重点是互联网代表了新的生产方式、沟通方式、组织方式。我关注的重点是生产性创新。今天再谈新商业文明,我觉得跟十几年前相比,还是有了一些不同的国内外背景。


第一个背景是全球对于气候变化这方面的共识更加迫切。今年应该是近60年以来最热的一年,南极北极都有大面积的冰川因地面温度升高而融化。如果格陵兰岛冰盖全都融化,全球海拔要提升7米,对人类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第二个背景是全球更加关心普惠。过去,大家认为全球化经济发展加上贸易便利,各个地方的饥饿贫寒、医疗保障不足等方方面面的问题都能得到解决。但事实上,我们看到贫富分化在加剧,很多地方连基本的社会生存保障都还是不够。全球普惠很重要,具体到中国,就是更加强调在高质量发展中推进共同富裕。


第三个背景是如今全世界对于可持续发展的极大关切,企业社会责任、ESG、影响力投资、可持续金融等概念已从书本走向了世界。比如,今年国务院国资委专门成立了一个社会责任局,要求央企到明年实现 ESG报告的全覆盖;又比如深交所最近推出了国证ESG100的指数,已经影响到了二级市场的选择。同时,现在一级市场其实也开始关切投资过程中标的的ESG评价,因为如果只看财务指标,不了解ESG方面的表现,若治理很糟糕或环保不尽责任,那么你投了它以后,将来它可能会暴雷。所以不仅是二级市场关注ESG的表现,其实已经影响到了一级市场。


对于新商业文明的理解,我认为如今更加系统与全面。它包含了全社会的方方面面,尤其是以商业组织为核心,关注生产性创新、利益相关方的福祉,以及用创造性的方法去解决社会面临的挑战和问题。在这种追求过程中产生的新模式、新方法、新生态、新工具等等,我们可以称之为新商业文明。


主持人:您从事媒体已经33年时间,您曾经说过今年是有史以来经济最难的一年。那么在这个时期下,您觉得新商业文明是否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时机呢?


秦朔:中国经济在今年受到了三重压力,尤其是疫情进入第三年,大量的企业包括居民的生活,应该说是深受影响。


在经济挑战面前,有人可能会觉得,此时此刻倡导新商业文明、倡导ESG和社会责任过于奢侈,毕竟生存都是一个问题,你还让我们尽那么多的社会责任。而我认为,越是在这样的时候,反而越要反思。我们今天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的问题,很有可能是我们若干年前没有去践行商业文明、没有去践行ESG的责任,最终导致今天处于这样一种困境。


比如说疫情,过去十几年以来,重大的流行病跟气候变化是高度正相关的,所以你不对环境负责任,那么环境也会去惩罚你。


又比如,这么多的社会问题、社会情绪、社会焦虑,也与我们整个的经济发展模式里不注重可持续性、不注重普惠、绿色、创新、协调、共享等等有联系。现在GDP搞得很大,但是很多人感觉到没有获得相应福祉。


再比如,现在很多企业因暴雷导致它的供应商、渠道、债权人等等都受到了很大冲击。企业做得那么大,难道是为了他倒下的时候占地面积比较大吗?也有的人讽刺一些企业自身还没有破产,已经把周围的利益相关方搞破产了一大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们今天的很多危机,与过去发展过程中没有走商业文明之路、商业向善之路以及无度扩张、不负责任不讲诚信,都是有关系的。


所以固然可以说新商业文明似乎是一个比较奢侈的话题,但我更认为是一个严肃和负责的话题。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要思考怎么去践行,并且要思考未来应该怎么去把ESG这件衣服,从企业的外在内化到企业的皮肤、血液、灵魂里,从他律到内生再到自律。


主持人:在新商业文明的发展趋势下,企业家和资本市场应该怎么样面对?


秦朔:在我看来,可以分两个层面。第一个是从企业的层面,企业要践行新商业文明与义利并举,承担ESG这样一个全球性的要求。把商业文明创新、 ESG责任作为企业的长远发展战略,纳入企业的价值观、使命、愿景这些最底层的操作系统里面去,而不是蜻蜓点水般被动式地捐点钱。企业要诚意正心,对社会有个交代,真正把这个东西作为一个长期的战略安排,反映在企业方方面面的工作之中。


第二,则是从金融和市场的角度出发。这些年广大的“韭菜”们都不堪其苦,应该怎么办?除了证监会对于各种各样的违规违法现象要零容忍外,广大的企业要从治理的角度,真正端正认识。尤其是“董监高”,你不能把上市公司当成一个套利载体,当成一种割韭菜的工具,应该当成借助资本市场壮大发展自己,同时为包括中小投资者在内的全体股东创造价值这样的发展工具。而广大金融从业者则要考虑如何解决社会发展、可持续发展的重大命题,比如绿色金融、普惠金融、小微金融、乡村振兴,以及居民住房问题和第三支柱养老金问题。所有的这些金融问题,如何植入长期主义的考虑、如何植入可持续发展的思维,让广大投资者建立一个长远、理性的投资观,这对于广大金融界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命题。


图片

可持续金融发展加速开启新商业文明时代

图片


主持人:您曾经提到商业文明是以人为本的价值创造,那么可持续金融将为新商业文明注入什么样的力量呢?


秦朔:其实联合国在提出可持续发展的17个目标后,立即发现了一个非常重大的命题,也就是钱从哪里找?你要解决全球的饥饿、贫困、医疗等大量问题,这个是需要投资的。


我们过去的习惯及方法是单纯依赖政府,但是政府也是有困难的。它可以做到广覆盖低保障,但是没办法真正解决很多重大的问题。


另外,我们认为企业要多做慈善公益,但是很多企业首先还是要保证自身的生存发展。换句话说,企业首先要对股东负责。能够做到不伤害利益相关方,就已经是有良心的企业了,让他现在去做大量的慈善公益,并不是那么实际。那么这就面临一个问题,谁来出钱?出钱的回报何在?因为往里面投钱没有任何回报,这不可能持续。于是在这个背景下,可持续金融就提出来了。


可持续金融分为很多类型,比如说要解决住房或旧改方面的问题,要解决小微企业的问题等等,银行有什么样的方法?我们的债券市场发债有什么样的方法?我们的多层次资本市场能不能找到恰当的产品,例如虽然回报率不是特别高,但是比较稳定,可以满足在保证本金的时候有适度的回报,同时它的这种投入具备社会价值、环境价值,这也是一种收益。也有很多投资人本身就想向善。所以一定要去寻找,用一种可持续的金融供给,帮助解决社会问题。


主持人:中国在可持续金融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有何转变?与国外相比到了什么阶段?


秦朔:在可持续性方面,我认为政府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要大力发展可持续金融,包括小微金融、普惠金融、住房金融、养老金融,最近对第三支柱也非常强调。政府也意识到,单靠政府大包大揽去解决问题是不行的,还需要企业、需要资本等等机构的加入和助力。


从我的观察来看,我们有大量银行类的金融机构,他们虽然知道这些是国家倡导的,但是没有动力。因为这些机构的考核比较严,有追责制度,这种情况下他们更愿意贷款给大企业或国有企业,因为账目很清楚,也没有那么多的包袱。可是你要去解决社会问题,服务非常碎片化,要花大量人力成本投入,不找到一个正确的模式是不行的。


比如说作为一个GP、LP,我愿意去解决罕见病的问题、老人的问题,但也要考虑我的资本承受力,以及多少年才可以有回报等。所以,我看到一级市场投得比较多的还是节能环保、新能源、光伏风电这些能够马上见到点成效的。真正要去解决社会的很多问题,还是非常的辛苦。


主持人:您刚刚提到可持续金融的发展需要多方的力量,需要政府、企业、资本等等机构的加入和助力。社投盟作为一个新公益平台,它在可持续金融这件事情上做得怎么样?


秦朔:推动可持续金融的发展需要一些超级链接人,链接政府、评级机构、金融市场、企业、公益组织、媒体,以及很多社会弱势群体、社会问题的产生源泉等,用一种共创的合作模式去解决。


可持续金融其实是非常深的一门学问,它不仅仅有概念的问题,还有工具的问题、计算方法的问题以及绩效评估(Performance Review)的问题。在实践过程中,要不断地反馈、不断地检视。所以,社投盟在中国的企业社会责任、可持续发展以及可持续金融方面,我认为是中国当之无愧的一个超级链接人,具体表现在它有完整的思考,有系统的方法论,有大量的社会资源的链接能力,尤其是非常有情怀。


图片

社投盟:践行义利并举,投向美好未来

图片


主持人:您是2019年加入社投盟主席团的,当时是在什么机缘下加入的?


秦朔:我在2019年正式成为社投盟主席团成员之一,在此之前我长期研究商业文明、ESG、影响力投资、企业价值、社会价值的量化评估,可以说是气味相投。我跟社投盟的创始秘书长白虹,多年前在上海经常交流,那个时候虽然还没有社投盟,但是一直通过跨界沟通交流的方式在关心和探讨这些问题。可以说,大家都是为了一个统一的目标,不约而同地走到了一起并加入了社投盟,共同推动这些工作在中国的发展。


主持人:您觉得加入社投盟组织的同时,给您带来了什么?


秦朔:社投盟对我的帮助非常大,比如我在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做DBA(Docto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的论文,我做的是企业社会价值的量化评估,要完成一些基本模型、一级二级三级的指标以及在沪深300里面做定量的研究。没有我们社投盟长期的积累和大量的数据,这个论文其实就是完成不了的。


从这一点来讲,它甚至可以说是我完成论文的重要支持者,当然这样说非常个人化。我觉得从更大的意义上,是社投盟让我们这批人始终感觉到背后有绵绵不绝的温暖力量在支撑。因为在中国做这一类的研究与推动,包括我们社投盟本身,很大的动力是出于情怀。如果说没有一个强大的内心,这个是很难坚持的。我们也需要彼此支持、互相搀扶、抱团取暖,这种共识也是我一直很愿意跟社投盟一起向前的力量。

主持人:您怎么看待社投盟这几年来的发展?


秦朔:从观念领航、思想启迪意义层面上来讲,我觉得社投盟应该是国内的头部或者第一阵营;在链接资源、推动合作层面上,是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的、独立的、专业的可持续发展、可持续金融这方面的传导组织;从经世致用、义利并举的角度,我们为企业及政府量身定制大量的ESG相关测评的产品、解决方案的产品,本身也成为一支建设性的推动力量;从传播推广这样一个角度,社投盟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我认为它是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及观念的推广与实践者。有社投盟与没有社投盟,那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主持人:社投盟一直以来都是国内可持续金融领域的先行者,看到如今越来越多人、机构、企业关注并加入这个领域。您有什么话想分享给大家?


秦朔:我觉得社投盟是一项光荣的事业,也是一个有前瞻性的事业,社会意义非常大。但是在中国,毕竟还是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我们注定在某种程度上会很孤独与辛苦。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去坚定自己的初心,才能走得更远。


主持人:今年一月份,深圳也发布了《金融业高质量发展“十四五”规划》,明确提出要建设全球可持续金融中心这样一个目标,在这样的机缘下,今年11月份也将在深圳举行首届大湾区绿色和可持续金融峰会,您觉得此次峰会在大湾区这样的地方,在这样的时间点,它有什么样的战略意义吗?


秦朔:我认为在深圳的整体规划中提到“可持续金融”这样的概念,是非常好的。但从我在全国调研,包括从在深圳的调研来看,我认为现在政府对于可持续金融发展这方面的支持力度,还要进一步加大。深圳开了一个好头,如果在深圳能打造一个可持续金融的港湾,甚至专门打造一个园区,将会鼓励有这方面意愿的人越来越多,让有兴趣的人都在此汇聚,那么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也会更多。


疫情反复,大家能够一起交流的机会并不多。我相信,接下来要举办的首届大湾区绿色和可持续金融峰会,在今年这样的一个大气候、大环境下,一定能带给我们巨大的鼓舞。




秦朔主席寄语首届大湾区绿色和可持续金融峰会

撰稿:廖育柔
编辑:钟思怡


图片

扫码回看峰会直播





图片


图片

社投盟已入驻以上平台,欢迎关注!


图片


对我们有任何问题?

长按二维码,扫码添加小盟,和我们聊聊!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