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企会客厅 | 只收特殊儿童,羽之爱如何做到了义利并举?

 二维码 135
发表时间:2022-10-10 12:46
社创号 2022-09-29 21:56 发表于广东
图片


图片

*本篇全文共5080字,阅读需要13分钟



本期会客厅同步上线播客,

欢迎收听!


图片


有这样一群孩子,ta们时常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ta们常常执着地将某件事重复再重复;

ta们常常很难对外做出回应;

ta们如同天上的星星,遥远而孤独,一个人在自己的世界闪烁;


ta们就是自闭症儿童,是“来自星星的孩子”……



1988年,由达丁·霍夫曼和“阿汤哥”主演的美国电影《雨人》,让自闭症这个医学概念出现在大众眼前,其中“雨人”Raymond刻板而具有超强计算天赋的形象深入人心。


电影中“雨人”的原型Kim Peek就是一个惊叹医学界和科学界的天才。他是一个自闭症儿童,与外界交流困难,但他的大脑就像一块永远无法存满的硬盘,能够一五一十地说出哪一天发生过哪些国际大事。但在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自闭症患者都会像“雨人”一样具有超常天赋。“自闭症”与“天才”的概念混淆,是人们对于这个疾病最大的误解之一。


世卫组织的调研显示,全球每160名儿童中,就有1名患有自闭症。


和自闭症儿童一样有些特殊的,还有残障儿童,他们往往难以独立生活与适应社会,需要照顾者的长期陪伴。在我国,平均每100个孩子中就有1个这样的特殊儿童,他们像一座座格格不入的孤岛,游离在社会体系边缘。


自闭症儿童或残障儿童都很难实现彻底根治,对家庭、社会所产生的负担是长期、综合的。


对于这群孩子来说,目前全世界公认的、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康复训练。通过训练,有一部分高功能的自闭症孩子有望接近正常,基本上达到康复。


本期《社企会客厅》,我们邀请到国内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运动儿童康复的机构创始人赵勇教练,分享他和团队如何通过羽毛球培训帮助特殊儿童适应社会的故事,探讨社会创新创业道路上的义与利。


图片


图片

赵勇

羽之爱创始人、CEO,原阿里大区总监,有10年创业经验,创办过2家公司,一家年销售额超过千万,一家做到B轮。

图片

上海羽之爱体育有限公司

国内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用专业运动(如游泳、篮球、羽毛球等)为特殊残障儿童做运动康复的公益性机构,只收特殊孩子。




从大厂高管到创业者再到社企家

"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为赵教练。"


“我从小热爱运动,享受运动带来的乐趣。” 因为极度爱好羽毛球,不论在大厂工作、还是后来在法律行业创业期间,赵教练业余都在从事羽毛球教学工作。在一次教学中,他偶然接触到一名自闭症儿童—因为没有教练愿意接收自闭症孩子,他的妈妈每天带他辗转三个小时的车程来上赵教练的羽毛球课。一天,孩子妈妈欣喜地告诉赵教练,在上了他的课程后孩子进步特别明显:睡眠质量提升,身体素质提高,渐渐地学会了和小朋友一起排队……


运动像是在这个自闭症孩子的生活里开了一扇窗,他在球场上掌握的运动技能逐渐泛化应用到了学习和生活中。


图片

赵勇教练正在教学


这次独特的教学经历和对话给赵教练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之后的教学中,赵教练发现像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调查之后,他了解到一个惊人的数字,原来目前中国有200万到300万的6-18岁的特殊需要儿童这群孩子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了解社交当中的规则,无法流畅表达自己,也难以被常规的教育培训机构接纳。


但赵教练发现,这群孩子接受了长期的运动康复训练后,往往能养成很好的社交习惯和球场运动礼仪,如等候排队、向他人致谢等。他们能在球场上成为一个彬彬有礼的好选手,球场之外的生活场景里也能逐渐被大家喜欢和接纳通过运动,这群孩子逐渐成为不再独立在人群之外,大众可以走近、理解的存在,赵教练也在其中越发感受到特殊儿童运动康复的使命和意义。


从那以后赵教练就只教别的教练不教的孩子,但只依靠个人的力量能帮助和影响的孩子的数量有限,由此,他开始创办了羽之爱训练营,招收的学员全是年龄在6-18岁之间的特殊儿童,包括脑瘫、唐氏、自闭、聋哑、肢体残疾、智力或身体发育迟缓等在不同方面有着不同程度缺陷的孩子。


谈及羽之爱的初衷和愿景,赵教练说:“ 希望有一天通过羽之爱所有团队成员的努力,能够让中国1%的特殊残障孩子能够享受运动带来的健康和快乐。”


图片

为什么选择羽毛球?


羽之爱从教学体式能开始逐渐锻炼孩子们的各种运动能力,目前主要以羽毛球为基础进行运动康复培训。羽毛球是一项入门难度相对较低,几乎每一个特殊儿童都能开展的运动。赵教练分享道,他曾经教过一个脑瘫的孩子,全身可以动的只有一只右手,但小朋友仍能坐在轮椅上进行羽毛球训练。


除此之外,羽毛球是一种隔网运动,相比于篮球、足球,没有正面冲撞,这一点对特殊儿童极其重要。大部分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不管是出于先天还是其他后天原因,对于肢体冲撞、甚至只是肢体接触都抱有抗拒心理,而羽毛球恰好能很好规避这一点。而且篮球和足球这一类运动需要辨别队友和对手,以及进行进攻和防守战术的切换,对特殊孩子而言,这并不容易。但在赛制简单的羽毛球运动中,只需要接球过网就能给孩子们带来即时满足和极大的成就感。


目前羽之爱也在积极拓展游泳教学等其他运动。赵教练分享道,大部分特殊儿童,特别是自闭症儿童在面对水的时候会有两种极端的表现:极端亲水或怕水。特殊孩子的平均寿命比正常健康的孩子要少大约5~10年,而溺亡是其中一大原因。对于每一个特殊儿童的家长来说,都非常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掌握游泳的技能




从公益机构到社创企业

“我们没有直接竞争对手。”


目前特殊儿童康复领域并无任何能和羽之爱直接对标的机构。6-18岁之间的特殊儿童,是“边缘中的边缘群体”


行业内普遍观点是六岁以前是孩子康复黄金期,因此家长会愿意在早期花费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来购买相关的康复服务。但6岁以后,对应的精力和经济投入会相对减少,面向大于6岁孩子的康复机构的运营、营销成本也相应增加。因此现有的大部分运动康复机构要么主要面向6岁以下儿童,要么面向18岁以上的孩子做职业教育培训。


其次,赵教练也提到,在中国特殊教育行业人才培养体系中,各个高校的本科及研究生专业一直缺乏残疾人运动这样一个专项学科的设置。

图片

是社会问题也是市场机遇,行业存在巨大义利价值


目前,全国有2700家康复机构,平均每家全年服务50个左右的特殊儿童,而国内特殊儿童的数量大约在200~300万之间,即中国所有的康复机构的服务能力只能覆盖10%左右的特殊儿童。行业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下,会优先服务那些家长更愿意付费的小龄儿童。而6-18岁这部分数量庞大的大龄儿童就成了被整个行业、社会相对忽略和遗忘的群体。


图片

社会企业必须实现自我造血


纯公益的方式一直面临如何持续、如何扩大影响力的问题,这也是很多社会企业怀揣解决社会问题的初心但没能坚持下去的原因。如何通过项目本身的运转,给特殊体育的从业人员带来更多的价值,是特殊体育如今不得不面对和解决的一个问题


羽之爱在前三年一直坚持免费教学。“这是团队内部一直坚持的一个决定”,赵教练开始从事教学之后,三年内从未向孩子收任何一分钱,包括场地费、服装费、球拍球具,以及占比最大的训练费。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教学的孩子数量达到大约一百多名时,赵教练发现资金成为了羽之爱发展的最大瓶颈团队费用增加,第三方资助已难以满足当下发展需求,运营越来越吃力。


于是团队做了深度的调研,发现这些特殊儿童的家庭经济情况其实非常符合整个社会家庭经济结构的标准正态分布模型于是羽之爱开始逐渐调整并确定商业模式:


• 对于家庭经济困难的孩子,提供一定费用补贴,补贴的金额来自于向社会去申请额外的赞助;

• 而对于能负担训练费用的家庭,羽之爱也只是对标了市场上普通的羽毛球或者游泳训练收费。


一切关于定价收费策略的调整也都是为了保证了整个团队能正常运转和生存,让羽之爱服务孩子的数量最大化。


其实去解决一个艰深的社会问题本身就创造了极大的社会价值,而要吸纳更多人加入,更长久地更大范围地去解决社会问题,让项目运转更加可持续,就必定要考虑到商业价值和回报,考虑到更大多数人的想法及回报


赵教练目前正在为羽之爱摸索更加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我之前认为公益人的标签是把事儿做好不求回报,但后来意识到要扩大社企影响力,一个盈利的商业模式是必要的。”




羽之爱和赵教练的下一步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坚持羽之爱更多是树我自己。”


图片

通过教学内容标准化扩大影响力


如何扩大影响力是社创企业发展的一大难题,但这同时也是赋能杠杆,而羽之爱目前在做的教学内容标准化与数字化,便是它的答卷。


图片

成立四年,羽之爱做了什么


传统的在球场、运动场等环境进行的羽毛球教学质量稳定性还是相对不可控,赵教练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够让更多的孩子都能够享受到同样的教学质量。


在教学过程中,赵教练常常被请教如何从事特殊儿童教学,其中包括特别希望孩子会运动的家长、志愿者和一些运动教练员。在多次解答后,赵教练决定出版一本特殊儿童羽毛球训练指南,他希望通过这本标准化指南让任何一名运动员、教练或是家长和志愿者能够在最短时间成为一个合格的特殊儿童教练员。


图片

《羽之爱“特殊儿童/青少年”羽毛球训练指南》


教学指南2.0尚在开发中,通过两分钟左右的视频演示,让书中提及的上千个教案和特殊儿童的教学点和训练方法可以得到更系统、全面、直观地呈现。这样一套特儿康复运动教学指南未来将可能为遍布全中国的2700多家特殊教育机构赋能,这也能为羽之爱挖掘、发展潜在的合作关系。


同时,羽之爱正在计划打造一个公共开放平台,将已开发的运动康复教案内容面向公众开放,也希望能吸引更多的志愿者或热心家长上传基于个案经验的运动康复视频,并逐渐形成一个在特殊儿童康复领域的社群。


除此之外,羽之爱也希望能完善机构运营的市场宣传、课程体验、招生、教练员培训、课程内容监督、学员引荐等环节,打造一个更完整、高效的特殊儿童运动康复服务体系。


图片

羽之爱做到了什么



目前,羽之爱正在筹备融资。未来,赵教练希望能够打造一个更加完备的团队,支持项目的运动康复产品研发、项目区域运营、全国赛事承办以及特儿运动康复训练的宣传和推广等各方面运转,促进羽之爱的使命和愿景达成。这也是羽之爱加入社创加速营的一大原因。羽之爱期望可以通过公司股权置换儿童运动康复机构的快速发展。在赵教练看来,股权稀释不是最重要的,能否达到团队初心以及能否解决具体的社会问题才是他真正看重和追求的。


图片

坚持羽之爱更多是树我自己


“在解决社会问题的过程当中,我目前自己的认知是,不管别人如何称呼和看待我们,或贴上公益的标签也好,商业的也好,我觉得这都不重要,只要我们自己能够用合适的手段解决社会问题,以及社会问题解决了,能解决多大的社会问题,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不重要。”


从最初公益情怀的实践到一个社创企业的成立,当被问及初心及一路体悟,赵教练回答道:“人过了不惑之年,开始在更深刻意义上思考个体的存在能够对社会和国家产生何种影响。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于我而言,坚持羽之爱更多的还是树我自己。大厂多我一个也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但是我很清楚面向特殊孩子的运动康复训练是我必定要做的事,带给我的价值感远远超过其他任何我可能从事的岗位或者行业。




结语

“我们爱着每一个孩子。”


“我们坚信任何一个孩子,不管残障程度如何,他都一定能够学会一项运动,并且能够喜欢上运动。”   


因为有赵教练的存在,我们看到了面对每一个生命最好的状态,一种发自内心的“允许”和“接纳”。


羽毛球在空中轻巧地跳跃划过,这群不再被“边缘”的孩子通过每一次挥拍接球,感知本就该属于他们的自由与快乐,而在帮助每个孩子的过程中,赵教练找到了树人和树我的价值,羽之爱创造了它的义利价值


我们很荣幸,社创加速营有像羽之爱这样的社创项目加入,也将持续通过“价值评估-价值发现-价值孵化”帮助它们专业化、规模化、可持续地解决社会问题,助力可持续发展。我们期待能和更多社企家一起举起社会创新的火把,一起践行义利并举,投向美好未来。



图片


️关于加速营

社创加速营聚焦具有可持续发展基因、 利用创新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的早期创业项目(天使轮-A轮),通过“价值评估-价值发现-价值孵化”,聚集多方资源,提升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共建社会价值投资生态。

2018年至2021年已成功举办四期,累计赋能372个可持续发展项目,深度孵化72个项目,召集210位公益导师,累计公益贡献1950小时,联动87家伙伴,传播量达5107万。代表项目如音书科技、碳中宝、弘润清源等。


️关于社企会客厅

《社企会客厅》是由社会价值投资联盟推出的原创访谈栏目,由【社创号】首发,每一期都将邀请一个社企家,一起聊聊“社创”这个事,期待围绕社创家讲述的故事能成为链接社创者和公众之间的触点,让社会创新可以被看见,社会价值可以被发现。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