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石问路 | 在家族办公室追问资本的使命

 二维码 158
发表时间:2022-07-08 09:52

社投盟 社会价值投资联盟CASVI 2022-07-07 18:44 发表于广东


图片



   导读   


「可持续金融」是什么样的?金融如何助力可持续发展?“义”和“利”真的能并举吗?


黑暗中前行,我们常常会投掷石子以探听前路,谓之投石问路。


欢迎来到「投石问路」栏目,在这里,我们邀请到一些可持续金融前行者,来聊聊他们的探索和洞察。在这些投资人、企业家、学者的真诚分享中,在每块“石头”所投出的回响里,我们希望能逐渐描摹出中国可持续金融生态,也希望为同样在探索“义利并举”的你带来共鸣与思考。


本期对话嘉宾,我们邀请到芳晟股权基金的管理合伙人方誉瑾。方誉瑾女士将分享她与家办结缘、探索影响力投资的历程中医、教育和农业赛道与影响力投资结合的潜力与深层逻辑以及她对于影响力入门者的诚恳建议




   对话嘉宾   



方誉瑾

芳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人


芳晟股权投资基金成立于2010年,以家族办公室为依托,采取“母基金+直投”的方式进行多元化的全球资产配置。以“做最幸福的中国影响力投资先行者”为愿景,芳晟坚持用科学的方式构建推动可持续生活的系统性变革,践行影响力投资理念。


方誉瑾曾就职于蓝色光标、NBA中国等国内外知名公关及专业运营机构,也曾先后出任信中利资本联席董事、洪泰基金董事总经理、中国宏泰产业市镇发展有限公司产业发展集团副总裁。她数十年深耕于文旅、文化体育产业,也拥有十年以上的投融资管理经验。


图片



本期访谈同步上线播客,

欢迎收听!

图片



图片 “反思资本角色,

与家办共同开路

「为什么进入影响力投资领域?」


Q

家族办公室(下称“家办”)和常见的基金管理形式有所区别,能先介绍一下家办这一组织形态吗?

方誉瑾:家族办公室在中国还是比较新兴的事物,处在早期发展阶段。家族办公室可以分为单一家族办公室和多家族办公室,芳晟家办属于前者。由于资金来源于财务家族的自有资金,家办的经理人根据家族需求的不同,通过各种金融配置组合为家族提供资产的保值增值服务。


对于一个家办来说,除了需要有良好的资金管理方式传承财富,更重要的是传承家族的文化、理念和方向,我们称为价值观之规


中国人常说“富不过三代”,什么原因呢?其实我认为不一定是第二代、三代的挣钱能力不够,核心因素在于家族价值观体系。一个家族做什么、不做什么,是和它底层的认知和三观直接相关的,也影响着整个家族的未来走向。老祖宗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家族真真正正要传承的,就是这种所谓的“规矩”。

现在很多家族都面临着一代和二代之间传承创新的问题,因为随着时代变迁,一代和二代管理家族财富的具体方式会截然不同。一代往往是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在不同领域通过做实业,从而实现了非常好的财富积累。到了下一代,基本上是80后甚至90后的群体,他们在逐步接管家族业务时,有的接管实体业务进行创新,有的开启创新业务并与家族业务形成协同关系,有的基于家族资本进入投资领域。所以,对于在前人肩膀上成长起来的这一代来说,他们在做实业或投资时的价值取向、底层观念就变得非常重要。



Q

我们看到,芳晟的定位是“最幸福的中国影响力投资先行者”。芳晟是如何形成这个定位的?

方誉瑾:我可以先聊聊我自己是如何关注到影响力投资的,这之间也有关联。

2015年,我从一位留美回国的老师那里了解到影响力投资的概念。当时的我还在文化体育行业工作,这个行业也关怀人类的身心健康,所以听到这种追求正向影响力的投资形式时,我就产生了非常大的兴趣。后来在信中利资本、洪泰基金工作期间,会看到一些项目会用消费者的成瘾性来创业,还有一些创业项目起初看似红火,但最终可能留下一地鸡毛,甚至破坏了这个产业链上下正常合理的运作模式,从而影响到本应平衡的利益分配机制。这让我开始想:资本到底应该肩负什么样的使命?什么事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还是只要赚钱的事就一定会去做?


我在之前的投资公司探讨过影响力投资,大家也认同这种追求美好社会价值的理念,但总归感觉离得还有点远。毕竟常规基金管理公司是需要去募资的,那么 LP 的组成结构以及他们的期待和喜好就会是这支基金很重要的考量要素。在LP心目中,好的GP就是体现在IRR(内部收益率)、DPI(投入资本收益率)做得越高越快越好。这些指标本身没有问题,因为作为基金管理人,其使命本来就是提高投资回报,否则为什么要把钱交给你来管呢?


2018年,我结识了芳晟的创始合伙人于总。一起沟通碰撞后,她也很认同影响力投资这个理念,也很愿意尝试这个方向,而且家办是管理自己的资金,不会太受制于他人的诉求,所以完全有可能去尝试和践行一条新路。资本可以是魔鬼,也可以是天使,我就在想,我们能不能把它变成天使、创造更美好的状态?我抱着这样的一种心愿和探索之心来到了芳晟。


我刚来到芳晟时,公司也处于家族二代接手管理的转型阶段中,工作重点会放在过往所投资项目和基金的管理上。经历了第一个十年的投资周期,很多项目和基金都逐步进入投后退出的过程,这意味着资金的回笼,也意味着需要规划下一步的方向。新冠给世界带来了很多变化,中国这几年许多产业也整体进入了一个洗牌期,比如教育、互联网、医疗等行业,都经历了系统性的变革。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缘,让国家到企业,再到个人都被逼着重新思考:我们对自己、对社会、对环境,到底做了一些什么好或不好的事情?未来到底应该要怎么样的社会?到底应该选择什么发展方向?


在这样一个交替的过程中,我们也在一边做一边思考未来:下一步该往哪里去?是累积更多的财富,还是说能够做更有社会价值的一些事情,同时保持财富的稳步增长?这其实是一个问根的问题。我们的团队在进行深层沟通后,一致达成共识:希望通过投资为人类、社会和自然环境带来更多积极、正向的影响


图片 “寻求解决根部问题,

在医疗、农业、教育领域集中发力

「具体关注哪些影响力投资领域?」


Q

结合芳晟当前所处的投资转型期,您看好哪些投资方向?

方誉瑾:联合国的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覆盖了相当广阔的领域,并且每一个领域里还细分出很多子方向,一个影响力投资机构其实难以全盘研究、布局每一个领域。


那结合团队的研究和我个人的思考,当前比较关注的是农业、医疗、教育这几个方向。我们一直在追问“什么是根部的问题”,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人总要吃饭、看病服药,教育则直接关乎人心,影响着人们的幸福感、社会和谐。农业、医疗、教育这三大领域不仅和人类生活息息相关,而且存在持续的需求。


农业领域不仅仅关系到人类的饮食健康,还关系到土壤、水、空气等环境问题,全球 31% 的温室气体排放来自于农业食品体系,联合国的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中有15项与农业有关,我们也看到当前的农业存在很多污染环境的问题。所以农业要转向对环境、对人类身体健康更好的良性循环,是一条艰难但又必须要走的路。在教育领域,面对越来越高发的青少年抑郁症,出现了一批专注自然教育、未来教育、生命教育的项目。我们发现,当出现身心健康问题的孩子们更多回归到运动和自然当中时,得到了很好的疗愈和康复,这也让我们看到在教育投资方向更多的可能性。在医疗行业,之前投资西方医疗体系下的项目比较多。近几年发现更加绿色、环保、自然的中医疗法日益受到推崇。没有记错的话,毛主席说过“中国有两样东西可以征服世界:中餐和中医。”中医强调遵循大自然的规律和本质,重视人与自然的连接。秉持“天人合一”的整体观以及系统医学观的中医在当代仍然蕴含巨大的价值。


所以不论是农业、医疗还是教育,这些领域都有助于从根部解决问题。其中,在医疗领域,我个人非常关注中医药的传承创新方向的投资机会



Q

中医确实具有独特的价值,但为什么选这个赛道去与影响力投资结合?

*移步播客,收听更多影响力投资与农业、教育行业结合的精彩分享!

方誉瑾:我们之前其实也投过不少医疗类的项目,回报率还是非常好的。这类项目——不管各种肿瘤药也好,还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也好——都是围绕西方医学体系开展的。但是我慢慢发现,西方医学的局限也日益明显。比如,西药基本都是人工化合物,对于需要终身服药的患者来说,长期服药也会造成脏腑损伤等毒副作用。慢病的“终身服药”现象则更为常见;而像银屑病、风湿病以及许多癌症、痛症等病种,西方医学目前也无法根治;之前高盛的一篇报告内容也引发了大家的关注和对医学伦理乃至资本作用的反思——“能够治愈患者的药物不具备可持续收益模型”。

图片

“高盛质疑:治愈病人是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吗?”引发争议。

截图来自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媒体报道原文见:

https://www.cbsnews.com/newyork/news/goldman-sachs-curing-patients-health-industry-report/


从我个人的思考来看,像医疗、教育这类领域,真的不能以挣钱为第一目的来做。事关人的性命和个体发展,如果把赚钱放在第一位,行业的发心或根本就出了问题,也就会导致一系列社会问题。


而就中医自身价值而言,中医秉承了中国传统哲学的“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等观念,将人体看作一个完整系统,在诊疗时会更倾向于从整体上寻找病根,在根治慢病等方面很可能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而实践中,中医的治疗手段如针灸疗法、艾灸疗法、草本调理等都是更加绿色、无污染,疗效也逐渐在国外获得了广泛认可,我们也看到美国、德国等国家已经把针灸治疗纳入医保系统。


我也经常与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专家沟通探讨,也发现了非常好的中医治疗方案和实用技术。这些好的实用技术和诊疗方案如果能结合中国15万村医的国情特色,下沉推广到基层医疗体系,将会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力。比如,痛症的针灸技术,通过针灸、刺血、推拿等中医疗法就能治好痛症,而不需要医院动手术。像这种针灸实用技术能减轻太多人的痛苦。所以,好的中医项目不仅可以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更能在实现扶贫、健康与福祉、性别平等、优质教育等多个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上体现价值。


图片

图源:unsplash



Q

如果希望推广,中医还要克服“难以开展重复临床验证”和“较难标准化”的挑战。对于这些,当前有什么解决方案及思路吗?

方誉瑾:在疗效可验证、诊疗流程标准化方面,中医的确存在短板。不过有关“可验证”的话题,我个人理解是:对于患者来说,疗效“好不好”,即患者的治愈体验是唯一真理。所以医疗不像其它行业,唯一的检验标准就是疗效。如果只拿西方医学的评估验证体系去评价中医,就无法真正评估、论证中医的有效性和潜能。中医需要的是符合自身特色的全新评价审核机制。好消息是,国家层面已经在大力推进这方面的工作,比如在珠海市的横琴建立了国家级中医药科技产业园,大力推动建立以真实世界数据为依托且符合中医药特色的研发、审批机制。这让我们看到了突破“验证难”问题的重大可能。


图片

图源: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官网

https://www.gmtcmpark.com/


其次,中医往往采用“全科型”问诊,这意味着中医师的个人水平决定了望闻问切、开处方及实施治疗的质量,难以标准化。但可喜的是现在已经发现了可标准化的思路及操作方案这包括实用技术、诊疗方案两方面的标准化。


实用技术方面,可以通过中医体系下的分科,让医生较快学到相应的标准化实用技术以针灸技术治疗痛症为例,我看到一个新型中医企业从痛症专科开始布局,将痛症进行分类,比如肩周炎痛、面部神经痛等等,基于具体的痛症类别就能对应标准化的针灸治疗手段,学生能在三个月内娴熟掌握特定针灸技术。这样既不用花太多时间培养全科型中医,又能面向大量村医或医学生复制、推广中医技术。并且在社区层面,不同地区的地方诊所可以根据当地需要培养特定专科的人才,比如在风湿较高发的南方地区,当地诊所可以重点学习风湿专科的标准化实用技术,这就能在更短时间内造福社区居民。


诊疗方案方面,中医可借鉴西医现有的疾病分类,进而形成中医特色的标准化诊疗方案。比如治疗皮肤病时,中医接受西医细分出的皮肤病病种,但会通过舌苔、皮肤患处图像来确诊具体病症,进而给出相应的标准化治疗处方。这不仅能优化中医问诊流程,还能降低基层医疗机构的误诊率,提高治疗效果。


图片

图源:pixabay


在影响力投资的视角下,中医项目的影响力指标也是可以量化评估的。比如,“多长时间内,把哪些天然环保的实用技术传承给多少位基层医生”,是在医疗服务端是可以追溯数据的。在患者端,可以根据基层医生在习得技术后的接诊人数、治愈率来开展评估;此外,学习中医实用技术为贫困区医生带来的收入增长、女性中医师的人数和比例、有机中药种植等,都是可以进一步用于评估中医药传承创新项目的影响力维度。


当然,追踪、衡量以上社会影响力指标会产生成本,这离不开高效的信息化管理。这也需要通过结合业务具体指标,来搭建医患的信息数据系统。比如,培养中医师人数、患者诊治人数、疗效的情况、增加的收入等——都可以通过一套数据管理工具来完成。借助这套系统,一方面可以逐步搜集数据,形成有效量化评估影响力的工具和标准,另一方面也能更好地优化中医项目的管理、运营。


图片 “向善的商业仍然要直面竞争

「来自前行者的建议」


Q

作为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前行者,目前会遇到什么挑战?对于感兴趣的人,您有什么建议?

方誉瑾:挑战主要分为这几方面。一是流入影响力投资领域的资金仍不充足,这和国内普遍缺乏对影响力投资的了解有关;其次,如何合理地平衡社会价值和投资回报,还需要进一步考量;第三,影响力投资领域的人才目前较为缺乏。这些挑战也进一步造成管理经验不足。除此之外,这个领域还很需要来自产业端的赋能


个人建议是,一定要明确自身进入影响力投资领域的原因,真正理解核心概念,建立全球视野。影响力投资从业者需要面对同样程度的市场竞争,这也对团队综合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影响力投资人不仅要考量投资回报率,还要评估投资项目的社会影响力,需要从业者系统的、影响力导向的思维和全流程管理。“我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是否能真正解决社会需求,会不会解决了某个问题的同时又导致次生问题?”影响力投资人需要主动反思,并不断追问自己的根。当然,我们在推动可持续发展事业时,我们也必须关注自身身心健康的可持续发展。如果自己都不可持续的话,又如何推动一个可持续性发展事业呢?


图片
图片


往期推荐

1.投石问路 | 投资人对社创者:“不必追赶风口,机会一直在。”

2.投石问路 | “影响力投资也要回归商业的本质”

3.投石问路 | “影响力衡量和管理的关键是能否形成逻辑闭环,数字不是最重要的。”



采访策划 | 莫穗榕 罗奕馨

采访 | 卢轲 莫穗榕

播客 | 刘许红

文字 | 罗奕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