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石问路 | “影响力投资也要回归商业的本质”

 二维码 168
发表时间:2022-04-29 15:09

社投盟 社创号 2022-04-28 20:00




   导读   



「可持续金融」是什么样的?金融如何助力可持续发展?“义”和“利”真的能并举吗?


黑暗中前行,我们常常会投掷石子以探听前路,谓之投石问路。


欢迎来到「投石问路」栏目,在这里,我们邀请到一些可持续金融前行者,来聊聊他们的探索和洞察。在这些投资人、企业家、学者的真诚分享中,在每块“石头”所投出的回响里,我们希望能逐渐描摹出中国可持续金融生态,也希望为同样在探索“义利并举”的你带来共鸣与思考。


本期对话嘉宾,我们邀请到绿动资本投资执行董事余乐,他曾任职于普华永道战略咨询部门,为私募股权基金及企业客户提供商业尽调、并购战略等咨询服务。拥有北京大学生态学学士学位和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MBA学位。


本期访谈同步上线播客啦,下划一下获取收听方式



   对话嘉宾   


余乐

绿动资本投资执行董事


余乐先生曾任职于普华永道战略咨询部门,为私募股权基金及企业客户完成超过20个并购交易咨询项目,行业覆盖房地产、工业品、消费、医疗、互联网等。拥有北京大学生态学学士学位和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投资案例包括:E换电、爱泊车、智充科技、药联健康、安歆集团、恩力动力、斑布、LifeLabs等。


图片



   本期内容概览      


1

进入影响力投资的初心和契机。

2

中国影响力投资市场前后发生的变化。

3

绿动资本关注哪些赛道?

4

如何筛选出影响力和回报潜力兼备的项目?

5

如何在投后帮助企业放大绿色影响力?

6

对影响力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建议?




本期访谈同步上线播客

欢迎收听!


图片




图片 “一个将环境背景和金融背景

结合的好机会”

「为什么进入影响力投资?」


Q

您2017年加入绿动资本,从过往履历来看算是从传统投资转型到影响力投资,这个转型的背后是有意识的选择,还是自然而然的职业发展过程?

余乐:这个转型背后离不开我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历。我本科学习的是环境专业,研究环境生态和气候变化,但是当时气候变化还是冷门议题,没有太多就业选择,所以我先进入咨询和金融相关领域工作。后来2017年我读完MBA回国,发现国内有这样一家专注于绿色影响力投资的机构——绿动资本,正好可以把我环境生态和商业的两个背景结合起来,我觉得这样的机会在国内是不可多得的,所以就选择了加入。




Q

当年您选择本科专业的时候,是出于怎样的考量?为什么您会关注环境和生态议题?

余乐:这跟我的个人成长经历有关。我在湖北襄阳长大,我所生活的地方位于汉江的边上——汉江是长江最大的一条支流,在我长大的过程中,我能直观地感受到汉江的水质、水位、江边的环境都在发生变化。这个变化,或者说整个生态环境的变化贯穿了我们这代人的成长过程,让我产生了很大的好奇心。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要且严峻的问题,所以在选择本科专业时,我主动选择了环境相关的专业,希望能研究清楚这个领域。


图片
长江




图片 “影响力投资从无人问津

到热度高涨”

「市场前后发生了什么变化?」



Q

绿动资本是中国首个将ESG政策制度化,并对投资行为进行绿色影响力量化评估的私募股权基金,当时面临的市场环境是怎么样的?在可持续金融热度高涨的现在,又面临什么问题?

余乐:在绿动资本最初成立和提出绿色影响力投资这个概念的时候面临着两大背景。第一个背景是,在当时的中国,虽然有一些机构在做能源或者环保产业的投资,但是对于这类产业投资是否能赚钱、或者是否是最赚钱的投资方向,大家都是质疑的。因为在那个时间点上,投资人去投互联网公司或者消费公司,投资回报、性价比可能都会更高,LP也更容易理解。第二个背景是,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在西方的资本市场上其实出现过一次投资清洁技术的浪潮——我们称之为CleanTech 1.0时代。但是当时由于市场成熟度不高,技术迭代慢,成本较高等原因,这批投资大多以失败告终。另外,在当时的背景下,在中国并没有一个很成熟的绿色影响力投资样本给大家去参考。

所以回到当初绿动资本决定做绿色影响力投资的时间点,市场更多的关注和资本都流向消费、医疗、教育、互联网等更热门的赛道。而对于绿色影响力投资,市场上不看好的声音偏多。从事绿色影响力投资的机构也是凤毛麟角,我们也很难在市场上找到同行交流。当时市场上那批做绿色影响力的创业企业也还处于名声不显的阶段,他们想获得资本市场更高的关注度并非易事。

但是这两年,由于外部环境的影响,整个资本市场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最直观的就是双碳目标的提出,使“绿色”成为全民讨论的话题,投身其中的企业和机构也越来越多,这是整个市场非常好的变化。但同时也给我们造成一定困扰——我们寻找真正兼顾投资收益和绿色效应的企业的难度增加了。因为大家可能会有意识地往这个方向去包装自己,我们需要提高甄别能力以筛选项目。同时随着市场热度的高涨,一个企业的整个估值水平也水涨船高,因此对于投资的纪律性要求也变高了。



Q

在双碳目标提出前后,LP对于绿动资本提出的财务回报和绿色影响力双目标的态度发生了什么变化?

余乐:我自己直观的感受是,在双碳目标提出前,很多LP对绿色影响力投资其实是没有很清晰的概念的。但是双碳目标提出后,越来越多海内外的LP敏锐地意识到可持续发展和绿色影响力是未来数十年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的事情,也有越来越多的LP主动找到我们。

其实最初绿动资本决定做绿色影响力投资的时候,我们一开始的LP并没有对我们提出非常高的要求,反倒是我们从成立之初就希望我们所投的项目不仅是赚钱的,同时要创造不错的绿色影响力。所以绿动资本为被投企业建立了个性化的绿色影响力评估模型,并且汇总发布了《绿动资本2020年碳中和及绿色影响力报告》(以下简称“《绿色影响力报告》”)。当我们把《绿色影响力报告》呈现给所有的LP时,他们都非常认可这份报告的价值,并且会将这份报告作为内部战略制定、向集团进一步汇报的重要参考依据。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发现虽然此前大家对概念是陌生的,但是当我们认真去践行并且将详实的效果呈现给他们时,他们是能真正接受并认可我们所做的绿色影响力投资





图片 “新材料领域是实现双碳目标

的重要抓手”

「关注哪些投资赛道?」


Q

绿动资本在整个环境领域中会关注哪些赛道?

余乐:绿动资本对赛道的划分会相对更细一点。以我为例,我最近会关注新材料在具体场景上的应用,比如清洁能源场景的风光氢储、动力电池储能、新能源车等,我们会以新材料在清洁能源领域的应用为抓手,从这个视角来看这些赛道。

再举个例子,绿色化工也是我们会关注的一个赛道。因为在大家的认知中,传统化工领域是高污染高能耗的,但是在一些新的催化技术、生物合成技术和绿色化工技术的赋能下,化工领域也逐渐往低碳环保转型。



Q

能否以一个影响力投资案例给我们介绍新材料在具体场景中的应用,它的绿色影响力和财务回报如何?

余乐:我可以给大家分享绿动资本去年刚投的一个新材料公司——四川环龙新材料,大家可能相对更熟悉它旗下的生活用纸品牌斑布。不同于市面上常见的木浆造纸,斑布使用竹子做成的竹浆进行造纸。


竹浆造纸相比木浆造纸会有以下四方面好处:


第一,我国竹林储备更丰富。我国六成以上的木浆都是进口的,但是竹林面积和竹材产量都位于世界首位。


第二,竹子的成材周期比木头的成材周期更短。阔叶树的成材周期需要至少3至5年,针叶树成材可能需要20年以上。而竹子作为草本植物,成材周期相对更短,在最短12个月内就可以砍伐,砍完还会再次生长。


第三,从生产工艺来说,竹浆纸在生产和降解中不会产生二次污染。木浆造纸通常会伴随着化学漂白剂、荧光剂的增白,但是竹浆造的本色纸可以规避这些化学污染。


第四,竹浆纸相比木浆纸具有更好的产品性能。竹浆纸的透气性和吸水性更好,而且竹浆自带的竹琨是天然的抑菌剂,具有天然抗菌、防螨、防臭的功能。


首先从影响力的角度看,这个公司兼具两方面的影响力。

一方面是绿色影响力。在污水处理中有一个指标是化学需氧量COD(Chemical Oxygen Demand),斑布排污中的COD达到比国家强制标准的1/4更低的水平。相比木浆造纸,斑布竹浆造纸产生的碳足迹降低30%。这些都是斑布可以被量化出来的绿色影响力。


所谓化学需氧量(COD),是在一定的条件下,采用一定的强氧化剂处理水样时,所消耗的氧化剂量。它是表示水中还原性物质多少的一个指标。水中的还原性物质有各种有机物、亚硝酸盐、硫化物、亚铁盐等,但主要的是有机物。因此,化学需氧量(COD)又往往作为衡量水中有机物质含量多少的指标。化学需氧量越大,说明水体受有机物的污染越严重。


另一方面,斑布还产生了很好的社会影响力。在四川省眉山市,有一个地方叫青神县天池村,这个村原来叫尖山村,其实是一个贫困村。因为它位置偏远,土质差,农作物产量非常低下,有非常多荒山荒地,基础设施也很落后。在早期,斑布对该地进行调研,调研后发现其实这里可以发展竹林产业,因此就联合地方政府和各个单位,启动了一个叫“万亩竹材基地建设”的计划,经过十几年的持续帮扶,该村获得累计超过1600万元的资金支持,最终建成了万亩的竹材基地。斑布正向带动了这个村子积极脱贫,竹材基地也为斑布提供稳定的竹材供给,形成义利并举的良性循环。目前斑布也在青城县建设斑布健康竹产业园,项目建成之后将带动周边竹林种植,规模将达两三百万亩,解决超过5000人的就业问题,给竹农带来超过10亿元的增收。

其次,从财务回报来看,生活用纸本来就是一个不断升级、头部玩家持续集中、拥有千亿规模体量的市场,我们非常看好斑布的发展前景。除此以外,环龙本身的定位是新材料的研发与生产销售企业,除了斑布这个生活用纸品牌以外,环龙还储备了大量的以竹纤维为源头的新型材料,广泛应用于医疗、包装等领域。所以从商业角度,我们对这家公司的业务增长和财务回报也是充满期待的。


图片

竹材基地
图源:川观新闻



Q

在当前的生活用纸市场上,竹浆造纸在与木浆造纸竞争时会遇到什么阻碍?

余乐:竹浆造纸所面临的市场阻碍,可能更多是消费者传统认知的问题。因为以前在一些欠发达地区,大家会用秸秆或其他农作物的纤维去造纸,这些材料造出来的纸品质比较粗糙,颜色可能也是纤维本色。当品质更好的木浆造纸流行起来后,消费者可能会形成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白色的纸是不是意味着品质更高的纸,所以消费者看到竹浆造出的本色纸之后,他们可能下意识会觉得这个纸的品质不如木浆的。但实际上,随着造纸技术的升级,很多竹浆纸的亲肤程度、柔软程度和细腻程度都是不输木浆纸,甚至能做得更好,比如斑布的母婴系列。但是这个观念也在逐渐发生转变,比如很多妈妈会优先选择更安心的无漂白本色纸。



Q

生活用纸其实是一个高消耗的日用品,对于消费者来说,价格也是比较重要的考量因素。在价格方面,竹浆造纸会附加环保溢价吗?还是说其实是一种更实惠也更环保的选择?


余乐: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问题,确实在做影响力投资过程中,最后还是要回归商业本质的判断。

绿动资本也对木浆造纸和竹浆造纸的价格进行过研究。研究发现,木浆造纸原料的价格波动非常剧烈。因为中国超过六成的木浆依赖进口,大多来自俄罗斯、加拿大、巴西等林木储备丰富的国家。因此受国际形势、疫情甚至战争的影响,木浆的价格波动非常大。对于木浆造纸的企业来说,这是非常不利的。但是我国有大量的竹林储备,因此竹浆的采购成本一直比较稳定。把这些波动和稳定拉平看,我们发现竹浆的原料成本是低于进口木浆的,所以在保持同等售价以及差不多的生产工艺下,竹浆造纸的毛利率会高于木浆造纸,这也是竹浆造纸在经济层面的优势。




图片 “‘替代’是碳中和语境下的关键词”

「如何筛选投资标的?」


Q

绿动资本如何筛选出兼具绿色影响力和投资回报潜力的投资项目,会关注哪些维度?

余乐:绿动资本从成立到现在,我们每年每个季度都在探索一个最有效的打法,我们会有一个自上而下的筛选标的的方法。以我们最近关注的新材料方向为例,在2020年双碳目标提出时,我们很敏锐地捕捉到双碳目标是中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大国战略,同时也蕴含了经济发展的新动能。我们就开始思考在这个背景下,作为一家投资机构,我们可以如何进行投资布局。中国每年排放约120亿吨二氧化碳,我们把这120亿吨碳拆开到各个行业领域,去看比如能源生产占多少、交通出行占多少、建筑占多少,然后再看在这些领域里有什么途径可以降低碳排放。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大部分降低碳排放的举措,都可以归结为一个词——替代,我们用新能源车替代燃油车、用风光氢储替代火电燃烧、用更清洁更低碳的生产替代传统高能耗的生产······

当我们提炼出“替代”这个碳中和背景下的关键词后,我们发现新材料就是一个将被应用得非常广的抓手。比如:


在能源领域,用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就会应用像钙钛矿这样的光伏材料和新型电池材料;

在交通领域,我们用新能源车替代燃油车,就会应用铝合金、碳纤维这些轻量化材料帮助车辆提升续航里程、降低碳排放;

在化工领域,可以用生物合成材料替代化工合成材料;

在建筑领域,应用新型保温材料酚醛泡沫可以维持建筑恒温、降低能源消耗。

我们顺着这个思路,去看哪些领域的新材料应用具有更高的行业天花板,去判断在未来5到10年下一个风口或更大的技术趋势会在哪里,哪些能够在5到10年内快速商业化从而获得高额的商业回报和利润。

锁定具体领域后,我们再去看相应的团队、技术、公司,再进行投资和布局。

所以其实顺着这个思路去布局寻找标的时,我们筛选出的标的基本上都可以肯定是具备绿色影响力的,我们只需要在后续的评估过程中进一步评估它的商业化。

这就是我们筛选投资项目的思路,其实这也不是一个适用所有行业的模板,我觉得绿色影响力投资还是一个值得大家去研究的课题,我们也是在摸石头过河中



Q

您觉得替代和产业升级的关系是什么?

余乐:如果我们能找到更好的东西去替代传统的、性能更差的东西,产业升级的本质其实也是替代。比如新能源车替代传统燃油车的过程,其实也是产业升级的过程。



Q

在找到这些具有更高行业天花板的绿色影响力项目池后,还会做哪些进一步的考虑?

余乐:这部分就是传统的投资机构所做的商业化评估了。我们会回到商业的本质,去看它的商业模式是否成立,包括整个市场的天花板是否足够高、整个行业的竞争格局如何、这个公司在产业链所处的位置、以及公司管理团队是什么情况等。




图片 “不同类型的企业有不同的

绿色发展诉求”

「投后管理如何赋能绿色影响力?」


Q

《碳中和报告》指出2020年绿动资本在管资产实现碳减排263.9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并且实现除二氧化碳的大气污染、水污染、危废等减排总量合计近170万吨。绿动资本在投后管理中如何植入ESG投资政策和影响力考量,帮助被投企业建立绿色发展战略、放大绿色影响力?

余乐:其实关于投后的影响力管理这块,我们也在摸索中。我们首先把被投企业简单分成三个类型:产品型被投企业、服务型被投企业和平台型被投企业。我们之所以将企业区分成三类,是因为从绿色影响力角度去评估或赋能它们时,不同类型企业的诉求不同。

比如产品型被投企业,在赋能其建立绿色战略时,我们更多是促进企业在生产环节的低碳转型,比如引入更低碳的生产工艺。在衡量其绿色影响力时,因为拥有具体产品的企业是更好进行量化的,我们会优先对接世界一流的数据供应商和ESG权威机构与其合作,为企业碳排放提供精准的数据支撑。

我举一个产品型被投企业的例子——箱箱共用,一家做可循环包装物流箱的公司。在投后赋能中,我们为它引入权威的评估体系,帮助箱箱共用建立每个箱子在业务周期中的碳减排计量体系和模块。建立了这个体系以后,对于重视ESG的下游客户而言,箱箱共用体现出更强的增值服务,因此也获得更高的客户粘性;对于公司内部而言,他们通过我们的引导建立起一套数字化的碳追踪计量体系,融入自己的物联网平台中,并且在量化了解每个箱子的运营和碳减排的关系后,他们可以通过优化运输网格最大化整个循环体系的绿色效应。


“我们正在努力推进全社会物流包装的循环与共用,数字化让包装的循环和使用像用水用电一样方便,工业文明也因此向前迈进一步。”


——箱箱共用创始人兼CEO 廖清新



Q

绿动资本在投后管理以帮助企业放大绿色影响力过程中,或者在平衡经济和社会环境效益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挑战和困难?

余乐:坦白说,我们没有碰到过投后管理中难以平衡的项目,假如这个项目的经济性和影响力真的难以平衡的话,我们可能在投资阶段就剔除掉了。但是困难当然还是有的,因为每个企业的业务特点不同,所处阶段也会各有侧重。比如,如果一个企业处于侧重业务拓展的阶段的话,它可能花在影响力的评估和宣传方面的精力就相对少一点,我觉得这都是正常的,我们作为它的投资人和股东,可以帮它分担一部分这方面的工作。



Q

绿动资本在帮助企业建立绿色发展战略时,如何与被投企业管理层沟通,形成影响力共识?

余乐:首先,对于那些追求财务回报及影响力的企业,它们创始人本身也是有这样的初心和信念的,比如斑布的创始人沈根莲女士,所以在跟这类企业家交流的时候,我们是不会被这样的问题所困扰的,因为双方诉求一致



Q

双碳目标提出之后,这样理念契合的创业者变得越来越多吗?

余乐:我的观察是越来越多,无论是环境类项目、能源类项目,还是交通、消费等领域,当创业者发现自己的创业方向中有影响力这个角度时,整个大市场的环境是可以鼓励他们更踏实地去做影响力创业的。

但是市场上影响力投资标的数量的增加,不代表我们投资机构去找项目就变得更容易。这个领域火了之后,很多企业都会往影响力和经济效益兼具的方向包装自己,这个时候就需要投资人擦亮眼睛、提高甄别能力,仔细判断这个企业是否言行一致。




图片 “时代、资本,以及坚持初心的

专业团队,造就绿动资本。”

「如何实现自身定位?」


Q

绿动资本给自己的定位是保证在跟影响力投资同等的可持续性关注度下,获取更高的投资回报。您认为绿动资本能实现这个定位的关键是什么?

余乐:我觉得我们能实现这个定位,主要有四方面的因素:


第一个因素,还是时代。是现在这个努力追求可持续发展的时代,大家对绿色影响力认知加深的时代,拥有政策导向和资本支持的时代,让绿动敢于并且能够去这样定位自己,以及有条件实现我们的定位。


第二个因素,LP的充分理解和支持也是非常关键的。相比10年前面对的很多不解和质疑,我们现在已经不存在这方面的沟通障碍了,很多LP都非常支持我们,更多的资金注入为我们实现绿色影响力和财务回报的双重目标提供了强有力的保证。


第三个因素,我觉得离不开我们的初心和坚持。其实很少有这样一个机构,从成立的第一天就有这样一群人,抱着相同的初心和坚持,并且这份初心和坚持在整个基金发展运营的这些年从来没有变过。其实在每期基金中,LP、赛道、投资策略、投资标的,这些东西都可以发生变化,但是我们成立绿动资本、进行绿色影响力投资的初心一直是不变的,这很容易被人忽略,但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个因素,是绿动资本背后的我们。因为区别于传统的一些模式创新的投资,绿色影响力投资非常需要投资人对某一特定产业、特定技术或特定材料,从第一性原理的维度就有很深刻的理解和认识。所以我们很幸运拥有这样一群生、化、环、材背景,或者理工科背景的人,我们拥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同时我们也对绿色影响力抱有热忱。


以上这几点是我觉得绿动资本能利用资本去实现这个定位的关键。




图片 “明确初心,尊重商业本质”

「来自前行者的建议」


Q

作为新兴领域,影响力投资吸引了很多新投资人及转型的传统投资者,您对影响力投资的入门者有什么建议?

余乐:其实绿动资本也还是在一个不断摸索、茁壮成长的过程中,我们的体会是其实影响力投资并没有一个标准的模板或指导手册去让大家直接去模仿,因为整个环境都在变化,所有的方法都要结合自己机构的基因和能力去摸索出来。

所以如果要有一个建议的话,我还是觉得初心很重要:为什么要做影响力投资?想实现怎样的影响力?对影响力的标准在哪里?在明确自己对影响力的追求和标准之后,才能更好地去判断投资机会。其实现在影响力投资机构也处于百花齐放的状态,比如有的机构的标准是被投企业的董事会至少有一名女性或少数族裔群体;有的机构对财务回报的要求非常低,但是对社会影响力的要求非常高。所以对于机构而言,想清楚自己做事的目的和诉求,以及想做到什么程度,这是比较重要的。



Q

对影响力领域的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余乐:从我们的角度给创业者一个建议的话,我觉得是我们都需要尊重商业的本质,尊重市场的规则。因为想要进入市场,无论是影响力领域的创业还是其他行业的创业,都需要商业模式是成立的,对市场的思考、竞争的评估、人才的管理、组织的搭建和文化的建设等商业本质的问题是不会被改变的。如果脱离了商业本质,泛泛地去谈能实现多大的影响力,我觉得这是不切实际的。



图片
图片




采访 | 卢轲、莫穗榕

播客 | 罗奕馨

文字 | 莫穗榕

编辑 | 莫穗榕

审校 | 黄宇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