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企会客厅 | 我们是“橡皮”,擦除残障人与普通人的“边界”

 二维码 35
发表时间:2022-03-14 23:42

假如给你三天“黑暗”,

你要如何绕开四处磕碰的桌角?

你要如何走过弯曲而不平整的道路?

你要如何躲避马路上飞驰的车辆?

……

假如给你三天“无声”,

你要如何不错过每一个重要的电话通知?

你要如何在听不到喇叭与提醒的情况下出门买东西?

你要如何在与人交流时及时做出反应?

……

图源网络:常常被占用的盲道

目前,中国已有约1700万人陷入黑暗,约2780万人陷入无声,

ta们经常因为残障而被他人“看到”,周围的人群自动隔开一道边界,因为ta们和大家“不太一样”;

ta们也因为残障而被他人“忽视”,巨大的边界让人看不清也听不清ta们的内心,ta们逐渐变成了行走在城市边缘的“隐形人”。

然而,却有这样一群人,看到了身上肩负的使命,

ta们坚信自己能为社会中的“无障碍”做出更多的贡献,帮助残障人士更好地融入社会。

ta们走到了大众面前,要擦除这道世俗的边界,告诉大家,“我们可以做到更多特别的事。”

本次社企会客厅,我们邀请到了音书科技的创始人石城川先生和逐光之声的创始人马寅青女士。作为曾经在城市边缘的“隐形人”,他们经历了残障人群在日常生活、学习、工作中所经历的各种困境,深刻意识到自身改变残障人群现状的使命并毅然创业,一直在发展“无障碍”的道路上坚定向前。


石城川

音书科技创始人


“不管是曾经,还是如今和未来,我们想做的事情以及目的都是一样的——帮助听障人士更好地沟通,从而更好地生活和工作,更好地融入社会。”




马寅青

逐光之声创始人


“许多捐助都只是解决短期问题且存在不确定风险,所以只有让视障人群有一技之长,才能可持续地让他们过得更好、更有尊严。”




#1“聋”与“盲”,隔离了我们的世界


听不见,就努力去“看”

“对听障人士来说,最大的问题是沟通障碍,这一问题会导致我们融入社会很困难。”

在采访中,石城川先生向我们介绍了当初创立音书科技的一些想法与经历。“我11岁的时候因为生病导致听力障碍,我双耳的听力都是120分贝。”石城川解释说,120分贝指的是听力损失120dBHL(dBHL:Decibel Hearing Level,听力损失程度*)。一般情况下,听觉系统的结构和功能方面极重度损伤,较好耳平均听力损失≥91dBHL,这已经达到了听力残疾一级的程度。这个级别中的听障人士,在无助听设备帮助下,不能依靠听觉进行言语交流,在理解和交流等活动上极度受限,在参与社会生活方面也可能存在严重障碍。


倔强的他不仅没有“留级”,还拒绝进入聋哑学校就读,坚持和普通孩子一起上课。听不见课,就努力去“看”。他通过看老师口型、板书、复习笔记,加上自身的天赋与惊人的努力,最终以高于一本线41分的成绩被暨南大学录取,并且还成功获得了学校“自强不息之星”称号与“中国大学生十大感动人物”提名。

石城川

“我还一直很想为我们这样的听障人群做点事情,”面前的石城川带着淡淡的笑容,“家人对我的处境感同身受, 也一直相信我能为听障群体做贡献,他们也特别支持。”


声音为步,可以追逐光明

1994年,马寅青出生于上海,因早产导致双目失明,声音成为她了解身边世界最主要的途径。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听收音机,因为觉得这个是获取信息很重要的方式。那个时候经常听动感101,因为能听音乐,广播剧最早是听刑警803,后来到小学住校,晚上就躲在被子里面听‘张震老师讲故事’。”

马寅青说到自己如何“爱上声音”的时候总是滔滔不绝,“从小我就对声音这一表现形式有很大兴趣,在盲校时我参加了话剧社,后来跟着朋友一起玩配音,也尝试做过兼职主播,这些都为我进入这个领域打下基础。”

马寅青

“父母总认为女孩子,视力又有障碍,进医院当推拿师才是最稳定、最好的选择。但是我在学习和实习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并不适合这个专业。”

马寅青在大学里第一次接触了有声读物,也顺利完成了自己第一次配音的广播剧,这无意间点燃了她新的热爱,“我当时配音的角色是个小女孩,虽然内容不多,收入也只有几十块钱,但至少我知道了这个是可以获得收入的。对于视障人士,我们的选择其实很少很少。人们一想到视障人群,就是推拿和按摩,可我不想做这些,我的梦想要用声音才能实现的。

有了第一次的尝试,马寅青更加确定自己对有声书的热爱,“我心里很清楚自己喜欢的是什么,让我学不喜欢的东西,我是根本不能静下心来学的。但是对于广播剧录音,我一直在坚持,因为我确定它是我很喜欢的东西。


#2把喜欢的事情做成职业很幸福

社创号

可以与我们分享一下您的创业初心吗?

石城川

根据中残联的统计,我国的听障人士群体约有7200万人,其中达到听力残疾级别的有2780万人,而助听器与人工耳蜗却因为产品价格较高和自身局限渗透率极低,听障设施处于一片空白。

听障人士常常需要无声地面对难以接受优质教育、失业、经济负担、没有同伴等问题。直到2012年,我注意到谷歌公司发布一款智能眼镜,让我萌生了一个特别的想法。如果能将说的话变成文字,听障人士就能够更顺畅地与普通人交流了。于是我辞掉工作,创办了音书科技。

石城川在展示音书科技APP

专门面向听障群体做智能眼镜产品,从单纯商业角度而言可能不算是一个有巨大潜力的项目,但确实是一个很有社会价值的想法。


马寅青

目前,全国大约有1700万+的视障者,96%职业只能是盲人推拿,似乎盲人推拿就是盲人就业的唯一选择。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能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做成职业很幸福。于是在2018年,我去了一家制作有声类内容的公司面试。当时我很有信心,但却因为视力不好,被拒绝了。

如果别人不给你机会,那我们为何不能自己创造机会?配音这一爱好我坚持了很多年,大学期间也在不断尝试,除了掌握同样的技能,在制作音频时,我们视障者具备一些独特优势,例如对声音的敏感度异于常人,且遇到套路和程式化的制作环节时能真正静下心来,更细致地完成后期工作。

马寅青正在完成配音工作

创业之初一切都要从零起步,我也曾一度动摇过,这么苦还要不要坚持下去?但是,凭着对这份事业的热爱,经过自己两个多月的一步步摸索,我更加坚信自己当初的判断并没有错:从事有声书行业,所得到的收入是完全可以自食其力的。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说了这个想法后,他们也同意了。


社创号

基于您的创业经历,对您来说,初创企业最需要的能力是什么?


石城川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如何把一个想法落地”的能力。在最开始的实际执行中,我们团队渐渐发现:设计出来能够转换声音的眼镜存在厚重、续航时间短、不美观等问题,并且一度找不到解决方法,这个想法只能被暂时搁置。

团队经过审慎思考,开始将能力转移到软件APP层面,经过三年多时间积累,2017年初,音书APP正式被推出市场。

音书APP

音书科技产品服务包含无障碍沟通软件、言语康复软件、信息无障碍解决方案、智能字幕速记系统、手语服务等,最大的突破是“悬浮翻译”的功能,它能够在使用其他软件的同时将声音转换成文字,非常方便。短短三个月的时间,我们就拥有了1万多人的用户群,迅速成为了帮助听障人士和健听人沟通的最直接、高效的工具。

音书APP的出现解决了很多“无声”的烦恼,只需一台智能手机,即可让人“看见”声音。我们也收到了不少用户的真诚感谢,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


马寅青

作为一个文创项目,转换资源的能力更加重要。我们刚创业的三个月内,几乎接不到任何业务。即使后来有了业务,但由于合作方资金流转不通畅,导致结算又出了问题。一筹莫展时,我们企业登记所在的人社部门伸出援手,让我们参与了各类创业活动,磨炼技能,展示自己,也为我们对接了喜马拉雅等国内有声行业领域的领军企业。有了大企业的背书,公司的业务才逐步有了起色。

越来越多的视障小伙伴加入“逐光之声”团队

经过多年的努力,在喜马拉雅开设的电台“逐光之声”也有了众多粉丝。我的身份也从一位有声读物的主播,变成了“管理者”,和团队的小伙伴们一起追逐梦想。我们通过声音谋生,享受着自己喜欢的事业,也许这就是“逐光之声”的力量所在吧。今年,我们还打算做些原创内容,将重心放在文案的制作上。


#3无障碍发展,让我们“感受”未来

社创号

您未来的计划是什么?

石城川

认准的事情,肯定会百折不挠地去实现。除需要自身拥有推动事情更快更好落地的能力外,初创项目也需要来自产业界的技术、市场合作等各方面的支持。我们还是需要一些社会上产业资源的特定关注,如果仅仅依靠我们自己,实际上很难快速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希望能够得到社会层面更多的同理心和帮助。

“看见声音,拥抱梦想”,一直是音书科技的信念。在未来,音书团队希望通过各项技术的发展,为全国听障人士带来学习、工作和生活中的便利,帮助广大听障群体在无声世界里给自己的梦想涂抹上斑斓色彩。

石城川与团队

马寅青

视障人士很少有和正常人交流的机会,于是我希望组建一个视障和健全小伙伴融合的团队。目前我们公司有5人是健全小伙伴,主要负责运营、技术指导、线上发单等工作。在我们公司,大家的工作状态都是一样的,不分彼此。

有时候做事其实要更单纯一些,“不忘初心”。为了给残障人士创造更多的培训机会,我们创办了残疾人有声培训班,每天都会给学生们布置录制音频的任务,然后给出反馈。我们面对学生只会象征性地收一个公益价,就是希望今后有更多的残障人士能实实在在地从事这个行业。哪怕这次只培训十个人,但这十个人能实实在在地就业,这才是我们想要的。

未来,我们也希望“逐光之声”的账号粉丝能达到十万,打造自己的品牌,比如发展短视频行业,或者产出更多的原创作品,找有特点的小伙伴们去孵化他们的故事。我们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其实我们也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马寅青和团队小伙伴们一起庆生

音书科技是在社投盟社创加速营中成长起来的创业团队。作为社创加速营的明星项目之一,音书科技几年来不断在无障碍领域做出创新,不仅让成千上万的听障人士受益,作为创始人的石城川也入选了2020年福布斯30Under30创业领袖。在未来,他与团队将会帮助更多的听障人士用眼睛“听见”声音,为可持续发展持续助力。

而世界多种多样的声音也一直陪伴着马寅青,帮助她一次次地穿越黑暗,为更多视障人士带来光亮。相比两年前,马寅青的团队已趋于稳定,目前也已有多个固定的合作方。在创业的三年间,马寅青获得了许多外界的帮助,也赢得了许多奖项。2019年,马寅青的团队获得“创青春”青年创业大赛优秀奖,2020年获得了联合国主办的青年创客挑战赛的二等奖,2021年,马寅青入选了福布斯30Under30榜单,并入选了2021年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OPPO联合主办,社会价值投资联盟(深圳)特别支持的青年创新加速营,得到了多位导师的好评。


项目导师点评


王珺

REAPRA投资经理

音书的商业价值可能会在更长的时间周期内更好地显现出来。音书目前在听力障碍解决方案领域的探索,包括助听器国产化和服务精细化是很值得期待的,如果能和该领域技术更加成熟的研究团队合作,共同推动科研成果的市场化,也许会在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上带来更大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