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赚钱又环保,看看ETHO的投资思路是什么?

 二维码 123
发表时间:2018-07-17 17:18


6月4日,社创号编发了对社创企业家Ian Monroe的专访《踩着社创企业家Ian Monroe的脚印,一起走一遭 | 闯成社创独角兽》,今天,我们继续分析Etho 是如何在投资过程中做到义利并举的。

7P1(1).jpg

斯坦福大学地球系统专业学士及硕士,GPA 3.9;


斯坦福大学能源和气候学讲师;


“全球最创新公司”Etho Capital主创人,其ETF首次将ESG作为主要评估指标,回报率大幅高于美股市场平均水平;


Oroeco主创人,该企业领先的可持续发展科技平台在170多个国家被应用;


TechRepublic清洁科技八大领袖之一;


SVLG(Silicon Valley Leadership Group,硅谷领导团队)成员;


美国国务院气候专家;

……


想象一下,冰川消融,海平线上升,海拔低的岛屿和国家纷纷被淹没,北极熊和企鹅没有了栖身之地,人类的生态链破坏殆尽,世界一片混乱……这是许多灾难片中描写的场景,也是全球变暖可能导致的真实后果。


过去的130年中,全球气温上升约0.85度 。极端气候事件变得更加剧烈和频繁,到2030年时对健康带来的直接损失为每年20-40亿美元。气候变化预计将在2030年至2050年间,每年造成约25万人死于营养不良、疟疾、腹泻和气温过高


这一切的元凶,到底是谁?众所周知,气候变暖是温室气体排放所致,而温室气体主要是二氧化碳。那么除了个人日常的绿色环保行为,我们还有什么途径可以大量减少碳排放呢?ETHO,这个以低碳排放为标准进行投资的公司提供了一个思路。

9P1.jpg

(图一)


9P2.jpg

(图二)


首先,从图一中我们可以看到,相比标普500的投资指数来说,ETHO的投资降低了85%,即3123百万吨的碳排放。与此同时,ETHO不满足于单纯的“碳排放”的减少,还着眼于降低“碳强度”( 特定活动强度或工业生产过程的碳排放)。


我们可以从图二中看到ETHO在特定活动强度时的碳强度低于一般强度和同等标普500的碳强度,也就是说,ETHO是在保证工作效率的基础上降低了碳排放。


9P3.jpg

(图三)


在环保的同时,ETHO还给客户带来了不错的投资回报率。图三展现了ETHO从2015年11月19日到2018年3月31日的平均回报率。


ETHO的平均回报率高达40%,明显高于以下几个指标:罗素2000、标准普尔500、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ACWI指数,为所有市场提供一致的处理,并确保可投资性,可复制性和成本效益方面的最佳时间。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ETHO的回报率处于一个中等偏上,极为稳健的水准。


在获得稳定投资回报的同时还可以减少碳排放?很久以来,似乎人们一致认为“鱼和熊掌不可得兼”,好的投资回报和环保是两件不可同时实现的事情,那么ETHO是怎样打破这一传统观念,开始“义利并举”的呢?


ETHO为什么能“义利并举”?

首先,ETHO发现了平均回报率和环保效率的正相关性。ETHO计算了5000多家公司的环保效率。它先将每家公司的碳排放量(范围1-3)除以它的总市值来推断其每美元投资的碳强度(CO2e/$)。然后,通过将每家公司各自的碳强度除以该公司从属的特定行业种类的平均碳强度,来确定环保效率。


比如说一家煤炭公司的碳强度除以整个能源行业公司的平均碳强度,就是它的环保效率。这样做不但可以得出同种行业内公司的环保排名,也使得跨行业公司的环保程度具有了可比较性。一旦公司的环保效率被知晓,我们就可以将“环保领袖”与每个行业的“环保差生”进行比较。图四包括了几年的财务表现,使用了2014年超过5000家公开上市公司的数据,并显示出环保领袖在大多数行业和大部分时间段的表现(平均回报率)都超过了环保差生。

9P4(1).jpg

(图四)


除此之外,假设环保效率和年平均回报率是相互关联的,那么为了最大化与风险相关的回报,应该存在最佳的环保效率水平。利用2014年的数据集,ETHO发现,在大多数情况下,当环保效率上升时,总体风险收益状况得到改善。根据下图,找出了最佳的环保效率和年平均回报率,这也就是ETHO的目标投资点。


9P5(1).jpg

总而言之,虽然传统观念认为,以ESG为重点的投资会损害财务业绩,然而ETHO证明这一结论并不正确 。他们对各行各业数千家公司的分析表明,环保效率与财务业绩呈正相关,不可持续发展的公司无法进一步提高收益。


当这些发现被巧妙地作为一个健全而有条理的组合构建过程中的一部分,并且加以实施时,结果就变得更加引人注目了。简单地说,ETHO挑选投资标的的智能可持续发展过程是有效的。所以,ETHO才可以义利并举


那么ETHO是如何创新性的将“环保效果”量化作为评价的标准的呢?又是如何将环保效果融合进选取投资对象的过程中呢?下面将从数据处理和投资流程两个方面分析ETHO的运作过程。


ETHO的运作


ETHO的“秘决”很大一部分是他们巧妙“还原”通过营销“绿色清洗”削减过的数据,来了解各种规模的公司在做什么。当前的ESG投资最大的问题之一是,最常用的ESG数据非常依赖于公司在自己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中对自己的描述。然而这些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充斥着没有标准化的信息、审计,或第三方的验证。


在这种情况下,有时判断者会大幅偏向于最擅长企业社会责任营销的公司,甚至往往不公平的惩罚中小型企业——它们没有员工擅长进行企业社会责任营销,但实际上可能是非常可持续发展且环保的。所以大多数ESG数据实际上只是告诉你哪些公司最擅长营销自己


ETHO对评价方法进行了改良。基于强制性的生命周期评估,和经审计的财务信息披露,综合计算一个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性。这种评估方式允许我们比较各种规模的公司,在所有行业中找到优胜者,无论大小。目前,ETHO研究了超过6000家上市公司的数据,他们发现,这种更深入的可持续性分析往往能识别出那些最高效、最有竞争力、最适合增长的公司。

ETHO的智能可持续发展过程采用了5个步骤,形成了最具环境效率和可持续发展可能的公司股票投资组合。每一项投资组合所产生的碳污染比传统的基准指数低了50-80%,同时也避免了那些不具有环境或社会可持续性的公司。


9P6(1).jpg

1.ETHO根据温室气体的排放量,从6000多支股票中选取每个行业的“环保领袖”。


2.ETHO从选出的“环保领袖”中剔除不可持续性发展的行业,如烟草、武器、赌博、燃料(石油、煤炭、天然气)。


3.ETHO使用上述处理数据方法,用独特的ESG测评方法,对股票进行进一步的筛选。


4.ESG的专家和利益相关者给出相应的建议移除部分公司。ETHO得到了来自学术界、非营利组织和行业可持续发展专家的帮助。


5.ETHO权衡剩下的公司,完成证券投资组合。

看完ETHO的运作方式,你有没有被这种“义利并举”的投资行为所打动呢?其实ETHO并不是在孤军奋战。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公司把“社会价值”作为投资的标准。


社会价值投资的现状与未来


国际上,社会价值投资作为一种新的投资形式于2007年被首次提出来。2010年,J.P.摩根、洛克菲勒基金会和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IIN)共同发布报告,将社会影响力投资(Social Impact Investment 或译为社会价值投资)定义为一种新兴的资产类别。之后,社会价值投资迅速引起了投资界和公益界的广泛关注。


社会价值投资在中国有巨大的市场。2016年,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与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发布的《中国社会价值投资报告》也显示,仅仅是在为全球年收入不足3000美元的金字塔底层人口提供住房、农村供水等方面,到2020年就有4000亿 -10000亿的投资机会。随着这些社会议题备受重视,其中蕴藏的商业价值非常可观。社会价值投资,逐渐成了投资的一种新趋势。


ETHO的创始人Ian在采访中提到:


“近20年前,当可持续投资仍是一个新概念时,我首次在中国生活和工作。我认为,中国对环境污染的担忧日益加剧,正促使投资者越来越多地考虑他们的投资组合与环境问题、清洁解决方案之间的联系。


中国投资者非常务实,最大的挑战是证明,可持续投资的表现甚至比传统的投资策略更好。中国作为全球清洁技术领导者的崛起,已经向投资者表明,投资于创新效率和可持续性可以带来丰厚回报。因此,我认为中国投资者正处于有利地位,有助于推动可持续投资进入主流市场。”


当中国逐渐成为世界上第一大经济体,当我们的创新能力开始引起世界瞩目,我们同时也肩负起了让这个世界更美好的责任。


【特别鸣谢】感谢香港中文大学任卓林、刘清扬对本文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