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朔对话马蔚华:推动商业向善、资本向善,构建可持续发展新生态

 二维码 29
发表时间:2021-11-09 16:03

导语


从全球范围看,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也出现了许多亟待解决的环境问题、社会问题,人类、商业、资本都在呼唤可持续发展。商业向善、资本向善的大潮已然涌来,贯彻可持续发展理念、积极主动投身自我革命已成趋势。



在人类可持续发展的主旨下,马蔚华先生矢志不渝地坚持探索,被称为推进可持续发展的“旗帜性人物”。作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影响力目标指导委员会委员、社会价值投资联盟主席,他开创性地发布了衡量上市公司经济、社会、环境综合价值的“义利99”指数,推出中国第一支可持续发展ETF,以实际行动践行可持续发展。而今,他又创建了可持续发展价值第三方评估机构——盟浪,以公益的使命、商业的模式、科技的手段、金融的工具,为资本向善、商业向善乃至人类向善的巨浪,汇入涓滴之力。


人类向善:提升可持续发展认知


在百年剧变的当下,经济、社会和环境领域的“灰犀牛”纷至沓来。极端天气、瘟疫频发、贫富悬殊、经济失衡、逆全球化……在工业革命中获得了温饱的人类,在数字时代该怎样继续前行?人类需要一场自我革命!



秦朔:您在这些年一直倡导可持续发展,在您的心目中,可持续发展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内涵?


马蔚华:可持续发展,是指既能满足当代人需求,又不影响后代人满足其需求的发展。联合国在1997年就提出了这一概念,主要涵盖社会包容、环境保护、经济增长三大内容。


这次疫情,对加深整个社会对可持续发展的认识,起到很大作用。我们知道,瘟疫和人类社会如影相随,但是真正值得注意的是,工业革命后100年,全球性瘟疫爆发的频率明显加快,除了瘟疫频发外,极端天气、干旱、洪水,体现得也较为突出。这些气候变化甚至造成了局部地区的贫困加剧,目前世界上还有20多亿人每天的生活费仅在三美元左右。



所以联合国在2015年9月,召集全球193个国家元首共同签署了2015年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议程包括十七个指标如:无贫困、零饥饿,健康、福祉等。这十七个指标反映出整个人类社会发展面临的问题,其中许多问题都是在经济活动中产生的,如果我们每一个经济活动、每一笔投资,从开始决策的时候就关注经济效益和社会价值的一致性,就可以大大避免这些问题的产生,这就是可持续发展



商业向善:推广可持续发展理念


在人类可持续发展的主旨下,义利并举的商业价值成为大势所趋,唯利是图的经营逻辑必须摒弃。只有将企业所创造的经济业绩、社会价值和环境效应,都纳入到价值循环体系,才能释放出海量的商机、激发起强大的活力。



秦朔:以前赚钱比的是谁胆子大,甚至不能排除追求套利。为什么这些年,更多的公司开始追求社会责任,许多关注环境责任、社会责任治理的公司脱颖而出?是不是在中国产生了可持续发展的大气候,或者说有了追求高质量发展的客观背景?


马蔚华:你说的非常对。这些年,企业追求社会责任的氛围越来越浓。回顾本世纪初,我还在招行当行长,当时大家对企业社会责任的概念都很模糊。最早把企业社会责任概念带进中国的,是跨国公司。


上个世纪80年代,企业都追求利润至上,这也是弗里德曼的观点。十年后到90年代,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否定了弗里德曼的观点,他认为企业无论是工业还是农业,在给社会提供产品的同时,会产生负面溢出效应。比如,生产工业产品会排废气、排废水,农业生产需要施农药,这些都是负面影响,所以企业应该对自身的负面溢出效应承担责任。


2000年以后,出现了利益相关者理论。理论认为企业不仅要对股东利益、员工利益负责,还要对各种各样的利益相关者负责,利益相关者很多,包括上下游企业、政府、媒体等,这就形成了企业社会责任的观点。这些观点在中国的企业里逐渐地打上烙印,尤其是新冠疫情爆发后,让我们意识到人类需要进行一场自我革命,要反思过去竭泽而渔、粗放的发展方式。于是整个社会,包括广大企业逐步出现了推动可持续发展的氛围,这种氛围和我们看到的资本向善、商业向善是完全一致的。



秦朔:可持续发展、可持续投资是不是跟企业社会责任既有联系、又有一定的区别?


马蔚华:过去我们常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后来我们发现,社会问题越来越多,简单的靠捐款、靠政府投入解决不了社会问题。我们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商业的力量、企业的力量,对于解决社会问题,是非常重大的力量。因为很多社会问题,包括环境问题、贫富差距,都是在经济活动中产生的。


假如每个企业都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每一笔投资都能从决策的时候开始,就考虑经济效益和社会价值一致性,大家都在实践中最大限度地减少治理成本,这种商业的方法就是解决社会问题、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力量


秦朔:我最近看到一些案例,比如一家强调绿色发展的公司,会在产品包装上尽可能多地使用可降解材料,这样既履行了社会责任,又降低了成本。是不是可以认为:把可持续发展理念植入企业行为,本身就是在尽社会责任?


马蔚华:对。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能够自觉地履行社会责任,因为它们看到了解决社会问题,对实现人类美好世界是有益的。




要想整个社会能够更好地解决社会问题,光靠自发的理念是不够的,还要有社会激励机制。例如,中国已经开通全国碳交易市场,碳交易可以通过配额进行调整,碳排放多的企业需要买配额,碳排放少企业的可以卖配额,这样就构建起市场激励机制。通过市场的力量,激励企业自发地去践行可持续发展理念,整个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才能形成大势所趋


资本向善:践行可持续发展机制


催生新时代的商业文明,呼唤着资本等生产要素的重新配给。绿色债券、普惠贷款、影响力投资、ESG基金等等金融创新方兴未艾,

正是在诠释着资本向善的努力。



马蔚华:国际上也出现了资本向善、商业向善、社会向善的趋势。突出表现在多米尼400指数的收益率,它是高于标普收益率的。在中国,我加入了社会价值投资联盟,共同推动社会价值投资,或者叫可持续发展投资。


社投盟在过去六、七年,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每年从沪深300股票里按照可持续发展价值评估标准,选99支股票(义利99)。我们非常惊喜地发现,过去7年“义利99”指数每年都跑赢沪深300的收益率,它不仅跑赢沪深300,还跑赢上证50,它几乎跑赢中国所有资本市场的指数收益率。


这说明既关注经济效益、又关注社会价值的公司是可持续的,他们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都非常好。也反映了一种趋势:中国的资本市场开始资本向善,为我们在中国推动可持续发展,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




秦朔:现在有的机构披露,全球跟ESG(环境、社会及公司治理)相挂钩的投资有20万亿美金规模,比如像黑石集团、黑岩集团等,都会侧重ESG投资。可是资金应该投到什么样的 package(投资组合),如何评估才是可持续投资?盟浪在可持续价值投资方面,未来可能扮演什么角色?


马蔚华:盟浪跟一级市场、二级市场都会紧密地结合起来。在一级市场,比如PE(私募股权投资)、VC(风险投资)投的项目,除了项目的经济效益,评估项目的社会价值怎么样,将是投资者评价是否能投的重要标准。



二级市场,我们也做过实践。社投盟前年曾跟博时合作推出可持续发展100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这是中国第一个可持续发展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产品,在国内外路演时受到高度评价,现在的市场表现也是可以的。未来二级市场将可能有更多的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出现、有更多可持续发展的金融产品可以交易,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


善可持续:以盟浪推动中国可持续发展


在可持续发展的时代中,公益的使命、商业的模式、科技的手段、金融的工具,融合铸就了盟浪。盟浪,借助对企业创造的经济-社会-环境综合价值的评估,为资本向善、商业向善乃至人类向善的巨浪,汇入涓滴之力。



秦朔:有人说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中国的汶川地震标志着企业社会责任意识的全面觉醒,而2020年的新冠疫情的危机标志着可持续发展意识的普遍觉醒。在可持续发展过程中,您每一次都踩在点上。现在您又担任董事长推动盟浪公司的发展,盟浪在推动中国的可持续发展的大背景下,要扮演什么角色?承担什么样的功能?将往何处走?


马蔚华:应该说推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十七个指标,中国是做出突出贡献的。首先是扶贫,过去几年,中国扶贫攻坚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彪炳史册的成绩。对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反贫困斗争的贡献达到75%以上。另外针对气候问题的挑战,中国又提出了双碳的伟大承诺,对可持续发展的认识、热情和行动是前所未有的。


要想在一个国家推动可持续发展,需要有理念、行动、还要有生态,才能保证可持续发展能够持续。这个生态中,要有标准,包括可持续发展、可持续投资、可持续金融的标准。有了标准,还需要第三方机构的评价认证。联合国提出的目标是原则性的,我们要把这些目标变成适应我们国家的具体的标准,当然这个标准也是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的。


现在社会呼唤着评级机构,因为推动可持续发展需要量化,传统的评级更多的是财务指标,国际上三大评级机构都是财务指标。要想推动整个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要想建立新的商业文明,要想适应整个社会向善的趋势,社会价值指标的评级不可缺少,这也是时代的呼唤。因此我们创立了这样的商业性的评估机构----盟浪。在现实情况下,用商业的形式将更有利于推动可持续发展。




秦朔:尽管可持续发展的意识非常普及,但是沪深两市4000多家上市公司里真正披露CSR(企业社会责任)、ESG(环境、社会及公司治理)可持续发展报告的公司还不到30%,也就1000多家。未来市场成长的空间应该是很大的,这是不是盟浪未来主要要去推动的方向?


马蔚华:这是盟浪将来推动的重要的任务之一。监管当局对两个市场ESG(环境、社会及公司治理)的要求、社会责任的要求越来越严。越来越多的企业,包括非上市公司,会追求可持续发展、尽社会责任、按要求披露社会责任报告,也会有越来越多咨询机构来承担这项任务,存在很大的市场空间。


目前对企业评价,经济指标非常多,社会价值指标还很空白。如何把联合国十七个可持续发展指标,通过企业的社会价值评价体现出来,这也是盟浪的重要任务。


秦朔:您对于未来的这些“后浪”,对于更多的有志于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去做工作的年轻人,有什么样的寄语呢?


马蔚华:我和他们一起推动盟浪的创建,是推动可持续发展、实现公益理念的具体实践行动。除了理念的宣传以外,必须在实践中逐步完善生态,用具体的行为去推动可持续发展,把理念变成行动。


为什么叫盟浪呢?盟,是种子萌发,代表一种新生、成长,一种新事物的跃然出现,一种新生命已经诞生。浪,是希望新的事物、新的生命生生不息、汹涌澎湃、一浪高过一浪。盟浪的理念,是用公益的初心、商业的模式、金融的工具、科技的手段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解决更多社会问题



秦朔:如果说标普、穆迪更多的是反映在过去的工业文明时代里面的财务指标,是不是在您心目中,希望盟浪能在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反映经济和社会一致性的指标?是不是希望盟浪将来能成为立足于中国、有中国特色,但又跟标普、穆迪能相提并论的指标?


马蔚华:这就是我们的目标。从中国到世界,我们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力量越来越大。这关系到人类的生存和命运,是我们构建新商业文明的重要的动力。盟浪能够以自己的行为方法帮助企业,把社会价值评价出来,显示企业既有经济效益又在社会价值方面有好的表现,这样的公司就是伟大的公司。


一个好的企业和一个伟大企业的区别在于:好的企业可以向社会提供好的产品、好的服务,而伟大的企业不仅提供好的产品、好的服务,还要尽自己的努力让世界更美好




关于我们
社投盟简介
组织架构
主席团
我们的业务
社创加速营
SDG智享会
ESG投资前沿论坛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社投盟
扫码关注社创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