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金融的市场规模和未来展望

 二维码 240
发表时间:2021-06-15 19:24作者:社投盟来源:社投盟

市场规模


在对可持续金融的市场规模进行讨论前,必须指出目前尚无权威机构对此进行过测算,由于可持续金融包含的金融工具多种多样,难以系统性测算总体市场规模,本文将基于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2020可持续发展融资报告》、全球可持续投资联盟(GSIA)《2018全球可持续投资回顾》和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IIN)2019年对全球影响力投资者进行的调研等资料,推算可持续发展金融投资领域的规模。 但可持续金融还包括了信贷、保险等其他金融服务形式,本文将不作估计。


在此提醒读者注意,本文估计可持续金融相关投资规模的主要目的在于揭示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资金缺口状况以及可持续发展金融未来转型的方向。根据国际科学理事会40位科学家的研究结果,SDGs的169项子目标中仅有29%得到明确界定,其余71%缺少具体描述,尚难准确衡量,
82因此精确地得到支持SDGs实现的金融服务或投资方式的规模是极为困难的。 下文采用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方式,通过定性分配系数,定量拆解原始数据,尽最大可能使测算误差不影响主旨阐述。


GSIA对可持续投资策略分为七类:负面筛选、原则筛选、正面筛选、ESG整合、股东主张、社区投资和可持续性主题投资。本报告已将这七类策略归为三种投资方式:社会责任投资(负面筛选、原则筛选、正面筛选),ESG投资(ESG整合)和影响力投资(股东主张、社区投资、可持续主题投资)。GSIA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七种投资策略规模合计约为55.13万亿美元。
由于一项投资活动可能涉及多种投资策略,经过GSIA重新测算,2018年全球与可持续金融相关的投资总规模超过30.7万亿美元。由此,本文便可得到单一策略相对整体规模的年度调整系数为0.56。



图为可持续金融分策略市场规模(2012-2018)


结合全球影响力管理项目(International Management Project,简写作IMP)对可持续金融所包含投资策略的分类:资本不作恶(A类)、资本惠及相关方式(B类)和资本提供解决方案(C类)。根据不同投资策略的特征,本文将负面筛选与原则筛选定义为A类,正面筛选和ESG整合定义为B类,影响力投资的三个具体策略归为C类。



图为可持续金融包含的投资策略分类


根据GIIN于2019年4月3日发表的报告《影响力投资核心特征》,影响力投资是“旨在产生积极且可度量的社会与环境影响力,并同时带来财务回报的投资”。根据GIIN在2019年初对全球1340多家影响力投资机构的深度调研,全球影响力投资的实际管理规模约为5020亿美元;而GSIA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采用可持续性主题投资策略和社区投资策略的资产规模约为1.5万亿美元,使用了股东主张策略的资产规模为9.8万亿美元,即使在经过年度系数调整后,这三种策略的资产规模总和仍超过6万亿美元。可以看出,GIIN和GSIA采用了不同视角去衡量影响力投资的规模。



表为2018年可持续金融分策略投资流量测算



根据前述假设,本文对七种策略分别进行年度和SDGs影响因子两次调整,加总得到可持续金融投资在2018年的新增规模约6566亿美元。而假设可持续投资市场继续按2012-2018年12%的复合增长率增长,2020年可持续金融中投资相关的新增规模约为8000亿美元,累计规模为5.9万亿美元。



表为2018年可持续金融投资增量估算


根据联合国的预测,要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全球每年需要5-7万亿美元资金,其中发展中国家需要每年3.3-4.5万亿美元,而其公共财政仅能覆盖约1.4万亿美元,尚有2.5万亿美元资金缺口;发达国家需要每年0.5-3.7万亿美元,根据全球各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指数估计,85发达国家的年度资金缺口约为0.5万亿美元,全球可持续发展年度资金缺口为3万亿美元,则到2020年到2030年全球可持续发展金融的资金总缺口约为39万亿美元。现有的投资规模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贡献相比可持续金融的资金缺口仍有不小的差距。 若全球市场希望在2030年前回补SDGs的融资缺口,在可持续金融相关投资对SDGs贡献率不变的情形下,2020年开始可持续金融相关投资需要保持20%以上的年复合增长率。



图为可持续金融投资规模情景模拟(2018-2030)


而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已经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此外,本就放缓的经济增长、逐渐上升的金融风险、日益严峻的贸易限制、频繁发生的环境冲击,使得全球投资活动不太可能在未来十年内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由此看来,若现有投资方式对SDGs的贡献程度不变,仅仅依靠投资规模的高速增长来填补可持续发展的资金缺口可行性不高。


因此,目前看来行之有效的办法应当是提升每项投资活动或金融服务对SDGs的贡献程度,即提高SDGs影响因子。


基于前文数据,若可持续投资市场继续按2012-2018年12%的复合增长率增长,要使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累计资金缺口在2030年前补充完毕,则三类投资方式对SDGs的平均贡献程度在2020年后至少要达到38%——随着影响力投资管理与评估指标的完善和ESG整合策略的主流化,这一要求并非不能实现。


若三类投资方式对SDGs的平均贡献程度在2020年后能提升至60%,即使在整体投资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以复合增长率6%为例,累计资金缺口也会在2027年完成补充。这还是在不考虑传统投资可能会提升对SDGs贡献程度的情况下。



表为可持续金融资金缺口与SDGs影响因子、复合增长率变动分析(2020-2030)


如何提升各类投资方式对SDGs的贡献程度是未来10年亟待探究的问题,本文给出的建议是:C类投资在主动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的基础上, 预先设定其期望达成的投资外部性与SDGs之间的转换关系并开发相应投后评估工具,这就需要影响力投资机构在现有影响力投资评估体系中将SDGs与影响力投资管理指标进行匹配;B类投资提升SDGs影响因子的关键在于投资者应更加积极主动地运用股东权利,对被投企业某些和SDGs密切相关的经营活动起到监督或倡导作用,将投资理念从“支持ESG表现优异的企业”向“提升被投企业的ESG表现”转变,通过提升企业对SDGs的贡献程度来提高投资行为对SDGs的影响因子;A类投资的未来方向在于改变投资理念和策略,即从单纯的“剔除”向B类投资方式中使用的“整合”策略转变。 不容忽视的是,2018年末全球投资规模约为268.8万亿美元,其中可持续投资规模约为30.7万亿美元(11.4%), 若未来十年内更多的传统投资向可持续发展提供资金,则可持续发展的融资目标将更可能实现,而要实现这一点,可能需要政府依托开发性或政策性金融机构更好地撬动市场杠杆,将商业资本引入可持续发展领域。



图为主要发达市场可持续投资占其总体投资市场规模的比重



未来展望


粮食安全、资源短缺、气候变化、网络攻击、人口爆炸、环境污染、疾病流行、跨国犯罪等全球非传统安全问题层出不穷,对国际秩序和人类生存都构成了严峻挑战。为应对乌卡时代的全球性挑战,制定可持续发展目标并将其系统性地推进下去是极为必要的。


推进可持续发展目标,既为市场带来了机遇,也提出了挑战。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公布的《2014年全球投资报告:投资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行动计划》显示,在绿色农业、健康养老、公平教育、清洁能源等方面,SDGs关乎3.8亿个新就业岗位和价值12万亿美元的市场机遇;另一方面,为达成SDGs全球每年需要5-7万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其中发展中国家每年需要3.9万亿美元,主要用于基础设施、粮食安全、应对气候变化、健康和教育领域。从资金来源看,发展中国家的公共财政仅能覆盖1.4万亿美元,尚有2.5万亿美元的年度资金缺口亟待市场投资。此外,这些缺口资金需要和可持续发展目标高度结合,但传统意义上的投融资活动或当下的ESG投资甚至影响力投资尚未具备完全实现SDGs的资金动员能力,金融市场在未来还需更大转型,如果构建金融服务、投资活动与SDGs之间更加紧密直接的关系,是当下亟待解决的问题。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曾说过,所有的社会和环境难题,只有把它们变成有利可图的商业机遇,才能得以彻底解决。在市场价值重塑的时间窗口,面对全球资源配置的刚性需求,可持续金融正是推动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实现的重要工具。富有前瞻性的金融机构已开始谋篇布局。渣打银行于今年2月承诺:到2024年底,为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设施提供400亿美元的项目融资服务,为可再生能源和清洁技术项目提供350亿美元的项目融资服务;到2030年底,渣打银行将不会再为从动力煤中获得10%以上收入的企业提供支持。全球最大的资管机构贝莱德也在今年新设主要投向中国企业的新兴市场ESG领导者ETF;博时基金联合社投盟发布的中国首支可持续发展主题基金产品——博时可持续发展100ETF于2020年2月在上交所上市交易。


2020年的一系列生态灾难已经使人类意识到,只有均衡地促进经济发展、社会包容和生态保护,人类才能够可持续发展下去。相信在不远的未来,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将会“投向美好未来”,践行可持续金融的理念,推动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最终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