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绿色农业加速腾飞

 二维码 138
发表时间:2021-05-09 23:12来源:社创号

近些年来,随着技术和生产模式的不断创新,时代与科技的“不平凡”推动新的绿色农业实现方式持续涌现。





从生态农业理念的提出到绿色农业加速腾飞




从政策环境来看,中国绿色农业产业至今主要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


前身:生态农业理念兴起

绿色食品项目打开发展口径


作为绿色农业完整产业链的核心之一,绿色食品的发展早于绿色农业行业的兴起。中国在1990年正式提出“绿色食品”概念,并在农垦系统正式实施绿色食品工程项目。


在管理机构与机制设置层面,1992年农业部设立绿色食品发展中心作为专门的绿色食品管理机构并设置检测系统,一些省份县区则开展生态农业试点,农垦部门也设置了地方性绿色食品机构以及绿色食品质量检测系统,这些都为绿色农业的发展积累了实践经验。


“绿色农业”提出和初步发展

(2003-2014)


“绿色农业”概念由中国绿色食品协会在2003年“亚太地区绿色食品与有机农业市场通道建设国际研讨会”上首次提出。


之后,中国政府一方面进行标准建设,设置绿色农业产品认证层次和标准,形成沿用至今的无公害产品、绿色食品、有机农产品三个级别的基本农产品质量体系;另一方面推进国际经验引入,与瑞士通用公证行(SGS)、日本有机与自然食品协会(JONA)等国际认证机构签署合作协议,形成绿色农业贸易关系;组织国内绿色食品生产企业参与日本、英国等国有机食品博览会。


总的来说,在这一发展阶段,政府并未对绿色农业这一生产部门进行整体的顶层设计和政策布局,缺乏绿色生态的政策支持体系。


绿色农业快速发展(2014-今)


随着中国生态文明建设事业的发展,中国政府开始系统化推进农业绿色化转型事业,习近平“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论以及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定下发展基调。


政府对于绿色农业发展的关注重点包括化肥农药使用减量、农业废弃物循环利用(包括畜禽养殖废弃物、秸秆、农膜)、耕地质量提升与保育、农业控水、水生生态保护修复、绿色农业技术发展,主推绿色农业示范区、示范县建设和发展,以产学研一体化布局、专项补贴、政企合作PPP项目吸引市场主体参与,并力图打造绿色农业龙头企业和品牌。





先进技术与设备

是绿色农业发展的必备




先进技术与设备虽然不是绿色农业发展的全部内涵,却也是这一生产模式的必备条件。过去十年在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大背景之下,中国农业绿色化发展越发得到技术发展赋能。


而政府的专门性技术研发支持则同样助推中国绿色农业科技自研及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截至2020年4月,中国已经完成评估认定80个国家农业绿色发展先行区,立足各所在地资源禀赋、区域特点和突出问题,着力开展农业绿色发展科技创新,加快成熟适用绿色技术、绿色品种的示范、推广和应用。未来还将指导先行区试点县发展,推动绿色发展由先行先试为主向示范推广转变。



在这一背景之下,中国绿色农业发展技术条件状况有两个特点:


1

各类绿色农业生产技术及创新性产品和设备层出不穷,研究院与高校研究为绿色农业发展奠定技术基础;


在政府的鼓励和支持之下,当前中国农业绿色化发展技术研发主要由各类研究院和高校进行,成果较为突出,其功能范围涉及农业生产全过程,不仅限于耕地优化技术、品种优化技术、水肥一体技术、病虫害综合防治技术、农业标准化技术这五大类别,其中不乏世界领先创新技术,创新性产品和设备的创制同样为绿色农业的发展创造条件。


2019年农业农村科技高峰发展论坛发表的“2019年全国农业农村30项重大新技术、新产品和新装备”代表了中国最新农业技术研究成果,其中近半数与绿色农业生产直接相关。


2

AI、大数据、物联网——“智慧农业”技术赋能农业绿色发展。


如今将物联网、大数据、无人机、人工智能、精准导航等技术融入农业发展的“智慧农业”展现出蓬勃的生机,虽然 “智慧农业”与绿色农业的概念并非完全重合,但这些技术的应用能够实现农药喷洒精准控制、生产高效节能减排等作用,有利于农业绿色化发展。近年来,在中国“互联网+”迅速发展的大背景之下,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入农业赛道,加速互联网技术与农业生产的融合,这对于绿色农业的发展是机遇,也是动力因素之一。





绿色农业产业链主体:

产前、产中、产后三阶段联通




绿色农业产业链主体可大体分为产前、产中和产后三个阶段:由绿色农业技术研发为产业原动力,应用于产业链后端所有环节;农资生产是对相关技术的第一个应用环节,为产中环节提供生产资料;农产品生产是产中阶段的中心环节,也是整个绿色农业产业链的核心部分,接受农资、农技输入,结合特定绿色生产模式,输出终端产品进入产后阶段;产后阶段除了农产品的加工,还包括仓储、物流、营销等产品流通活动,此外,生态园区体验、生态作物自产体验等延伸业务近年来也成为了绿色农业产业的一个环节;农技服务则贯穿产中产后阶段,以技术咨询、解决方案设计方式指导农产品生产,以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处理、生态环境修复优化等活动保持农业产地可持续,为下一个生产循环提供条件。


总体而言,绿色农业产业链各阶段活动相互联通、互为条件,因而许多玩家打通产业各环节关口,实现上下游不同业务整合。


图 绿色农业产业链图谱

来源:投融咨询部


除了上述核心环节,绿色农业还需要接受其他相关活动的支持。例如,科研院所会提供科技要素,产学研融合赋能绿色农业发展;农业信息与教育平台将提高农业生产者生产能力。





绿色农业玩家与商业模式




绿色农业玩家状况


从产业总体状况来看,中国认证绿标企业(即符合绿色农业标准的企业)个数在2014-2019年的区间内增长较大,尤其是近两年拓展迅速,显现出市场发展活力。



图 2014-2019年中国认证绿标企业

来源:《中国绿色食品统计年报》,投融咨询部整理


而从单个玩家来看,当前中国绿色农业产业全国范围内的领军者寥寥无几,头部玩家主要为各省域龙头企业,显示出在各地“自成一派”的特点。


绿色农业潜力商业模式分析


产前研发环节


农资生产&农技服务

图片
图片


农业生产


延伸业务


这一环节的业务总体不同于传统的大农业生产,也并不仅仅满足消费者对于绿色农业终端产品的需求,而是迎合了城市居民对于绿色生活体验、生活方式的要求。





绿色农业企业融资需求旺盛




图片

图 2014-2019年绿色农业投融资事件数量

来源:IT桔子,鲸准,企查查,投融咨询部整理


根据投融咨询部整理的2014-2019年绿色农业相关投融资事件,2015、2016、2018三年相关投资事件数量较多,2019年数量减少幅度较大。



*其他包括产前技术研发,产后延伸业务和与绿色农业直接相关的下游业务。

图 2014-2019年绿色农业投融资事件领域分布情况

来源:IT桔子,鲸准,企查查,投融咨询部整理


从领域类别来看,2014-2019年发生在绿色农业相关的投融资事件主要集中于农业生产和农资农技环节,而前端研发、下游流通相比而言受到资本冷遇。


图 2014-2019年绿色农业投融资事件轮次分布

来源:IT桔子,鲸准,企查查,投融咨询部整理


从投资轮次来看,天使-B+轮次投融资事件占比51%,超半数项目在发展早期获得资本注入,而后期资本市场追加投资则较为理性;新三板/定增占比30%,可见绿色农业相关企业融资需求较大,这也符合农业发展周期长的特征。





总结




总结来说,中国需立足于国情与农业发展长周期的行业特征,用符合经济和环境发展的视角纵观绿色农业,运用优势和机遇发挥 “可持续”优势。除此之外,延伸产业链条,更多迎合城市居民对于绿色生活体验、生活方式的要求也是在这“科技不平凡”的时代向阳而生的必然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