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变局下的可持续发展与中国行动

 二维码 238
发表时间:2021-03-22 11:56作者:社投盟来源:社投盟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过去的2020年,无疑让人们对这一重大判断的认识和领会更加深刻。


“百年变局意味着什么?老常态在消失、新态势在形成老常态是由工业革命催生的经济体系,经世界大战重塑的治理格局,靠多元竞合达成的社会秩序。而这些在经济逆全球化、强人单边主义和民粹反智思潮下,正在迅速瓦解。

与此同时,在生态急剧恶化、社会矛盾激化、新冠疫情肆虐的情况下,资本主义股东至上的价值观正在被摒弃,兼顾经济发展、社会福祉和环境保护的可持续发展理念越发深入人心,新常态渐露端倪。然而必须看到,践行可持续发展的贡献者既是中国也是世界,受益者既是世界也是中国。


正文共4100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本文摘自《A股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价值评估报告——发现中国“义利99”(2020)》



新老交替之际,推进可持续发展面临全球挑战

在新老时代交替之际,摩擦甚至冲突会尤为剧烈。表现为国家间的对抗、阶层间的矛盾和文明间的冲突,也会变异成国家与阶层、阶层与文明、文明与国家间的“混战”。错综复杂的局势加上实时海量的信息,使人们开始怀疑自由贸易和科学精神是否都在远去。

美国人类学家吉尔茨在其著作《农业内卷化》提出“内卷”,原指超密集型投入带来单位边际回报递减,突破无门而产生大量内耗的现象。近期“内卷”忽然成为网络热词,反映出在转型期的社会焦虑。

2020年5月,世界经济论坛(WEF)发布了《不安的世界:全球风险2020》。这家全球顶级智库采用了数据分析和专家访谈研究方式,连续14年对短期风险(当年)和长期风险(未来10年)进行预判。在新冠肺炎疫情这只“黑天鹅”仍在横飞的当下,全球环境、社会和经济的挑战在向我们逼近。

图片
图片来源:社会价值投资联盟

1. 生态危机的挑战

WEF 发布的数据显示,尽管全球量化宽松、原油期货价格一度跌至为负数,然而这些经济风险尚处在可能性和危害性双低的区域。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又在卷土重来、民粹运动此起彼伏,然而这些社会风险仅处在可能性和危害性中间的区域。而最大的全球挑战在生态环境领域,包括极端气候现象、应对气候变化失利、自然灾害、生物多样性丧失、人造环境灾害等。

为展示清晰的风险图谱,世界经济论坛将风险归纳为经济、环境、地缘政治、社会和技术五大类,并用蓝、绿、橙、红、紫五色标识。从预判的风险类别来看,2007-2010 年,蓝色经济类风险(油价、资产泡沫、中国经济放缓等)为主导;2011-2020 年,无论是可能性还是危害性,绿色环境风险(应对气候变化、极端气候现象等)跃升为主导。在 2011 年全球风险报告中,专家对生态环境恶化引发的系统危害提出明确警示:尽管经济、社会、地缘政治和技术风险增加,但未来十年环境问题仍是人类最大的威胁。

然而,这一呼吁似乎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2019 年是有气温记录以来的第二暖年,也是 2010-2019 最热十年的最后一年。与此同时,海洋酸化正在加速、土地退化仍在上演、大量物种濒临灭绝。科学家们反复疾呼的“人类灭亡”并非危言耸听。从系统论角度看,生态安全是母系统的根逻辑,它是子系统(社会、经济、政治、科技)安全、孙系统(经济系统下的资本市场等)安全的基石假设。换言之,若人类打破生态系统平衡且无法修复后,随之而来就是子系统的坍塌。

2. 社会动荡的挑战


在生态危机迅速恶化的情况下,由贫富差距导致的社会动荡也在日益加剧。根据瑞士信贷银行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2019年全球财富360万亿美元,其中44%的财富掌握在1%的最富有者手中。在经济总量扩张的情况下,贫富差距可以被暂时掩盖;而当进入存量经济发展模式中,原本由经济结构失衡造成的问题,就会以社会矛盾的方式爆发。社会动荡的根源是“要效率也要公平”。

英国专门从事社会经济和政治分析的 Verisk Maplecroft公司,基于模型发布了预测,2019年在全球195个主权国家中,47个国家内部骚乱增加。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激增至75个,社会动荡将成为新常态。贫富差距叠加了民粹主义、逆全球化思潮后,社会问题将愈加纷繁复杂;社会问题叠加了生态恶化和经济下滑后,世界的和平和发展前景堪忧。

3. 经济萧条的挑战


在经济成长动力不足、中美摩擦阴云密布的环境下,新冠肺炎疫情使原本脆弱的全球经济雪上加霜,出现断崖式下跌。联合国贸发组织旗下的“统计协调委员会”发布了《新冠疫情改变世界—统计视角》报告, 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5.2%,国际实物贸易下降13%-32%,国际航空旅客下降44%-80%。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社会和环境直接损失约8.8万亿美元,约占2019年全球GDP的10%。出于对疫情在美国暴发的恐慌,美股在3月接连发生了4次熔断。若新冠疫情在秋冬再次反弹,经济衰退将继续加重。

世界已亮起环境、社会和经济三大红灯,局部的生存挑战和整体的发展危机交织而来。我们从来没有这么迫切地感受到,人类命运休戚与共;也从来没有这么无奈过,全球共度时艰是如此挑战。



践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中国行动

——从“义利 99”代表的企业透视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践行情况

2020 年 9 月 22 日,在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习近平主席代表中国对碳减排做出承诺,“力争于 2030年前达到峰值,2060 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一承诺将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将起到关键作用,而践行这一承诺,中国既要在经济发展模式、结构和速度方面做出重大调整,也要对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进行战略性置换。然而必须看到,践行可持续发展的贡献者既是中国也是世界,受益者既是世界也是中国。

1. 践行内驱:中国提出经济发展模式从高速度转向高质量


1978-2018年, 中国平均GDP增速9.3%,人均GDP从230美元上升到9770美元,进入了中高收入国家行列。其经济成就来自改革开放,也基于人口红利、高储蓄率和投资率及稳定的宏观金融。

但是不容忽视的是,随着中国各省GDP锦标赛、环境恶化和社会分化所造成的福利损失也在激增。世界银行出具的分析报告显示,2008年中国环境退化和资源消耗成本约占GDP的10%,其中空气污染占6.5%,水污染占2.1%,土壤退化占1.1%。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空气污染造成早亡人数仅在2010年就达120万。中国必须从“发展是硬道理”升维到“可持续发展是硬道理”。

图片
图片来源:社会价值投资联盟

正如习近平主席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上说:“人类需要一场自我革命,加快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地球。”这也是我们看到的中国未来发展的内驱动力。

自 2015 年签署《可持续发展2030议程》、2016年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后,中国提出经济发展模式从高速度转向高质量,加大对社会福祉和环境保护的财政投入,引导且敦促企业和资本市场支持可持续发展,中国也在清洁能源、大气治理、扶贫助困等领域取得了显著成效。

2. 践行状况:中国上市公司在脱贫攻坚战中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发布了《消除绝对贫困—中国的实践》。报告指出,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已有7亿人摆脱贫困,对世界减贫贡献率超过70%。到2019年底,中国连续7年每年减贫1000万人以上,已基本消除区域性整体贫困,贫困人口从2012年底的9899万人降低到551万人,同期贫困发生率由 10.2% 降至 0.6%。

到2020年5月,中国832个贫困县中已有780个脱贫,贫困县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 6079元增加到11567元,年均增长9.7%。尽管面临疫情的严峻挑战, 但中国提前10 年完成了SDGs 首项目标“无贫穷”。

在这场脱贫攻坚战里,以沪深 300 为代表的中国上市公司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扶贫专题中,社投盟分析总结了上市公司扶贫实践情况及其社会价值贡献。研究表明,中国上市公司凭借自身核心能力,通过产业扶贫、健康扶贫、教育扶贫等多种方式积极探索创新减贫脱困模式,注重资源统合与帮扶效果,2019年帮助超过84万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点击阅读蓝皮书 | 扶贫实践创造社会价值,沪深300公司做到了!

图片
图片来源:社会价值投资联盟

研究表明,2019 年沪深 300 成分股中披露参与扶贫的公司有九成,“义利 99”上榜公司扶贫投入占比沪深300 公司逾六成,其中 20 多家上市公司开展了海外扶贫项目。沪深 300 公司中,央企平均扶贫投入 7361.92万元,远高于其他所有制企业;主要消费行业以平均 1.76亿元的扶贫投入居所有行业之首。

发现中国“义利 99”评估的是 A 股上市公司的可持续发展价值,评估模型的数据标签、指标选取、权重设定和评分准则都与联合国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挂钩,评估宗旨也是为了通过激发市场主体的内在动力,推动达成可持续发展目标。社投盟从“义利 99”代表的企业透视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践行情况。

借鉴国际影响力管理项目组织(IMP)的评估框架,社投盟对“义利99”中35家提及SDGs的企业的实践活动进行了目标挂钩和分类评估。这些企业对SDG1无贫穷、SDG9产业、创新和基础设施、SDG12负责任的消费和生产这三项目标投入资源最多、推进成果最显著、披露信息也最详尽;对SDG3良好的健康与福祉、SDG4优质教育、SDG8体面工作和经济增长这三项目标,也结合主营业务开展了大量实践,但披露信息相对不足;而对SDG5性别平等、SDG6清洁饮水和卫生设施、SDG10减少不平等这三项目标,企业进行了类似于免责式的信息披露,较少超出自身业务和服务边界,尚未着手解决更大范围的问题。

2020年9月,社投盟专家团对中国建筑进行了深度访谈,对其践行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动因、现状、成效及待改进之处进行了坦诚交流。以此为起点,社投盟将与伙伴合作,共同开展对“义利 99”的专项调研,以更清晰地了解践行可持续发展的动态。



结语


世界正值“百年变局”,也亟待进行“百年布局” 。百年布局的起点,正是价值认知的锚点漂移。在配置要素资源时,价值判定需要从“单维经济”转向综合实力和社会影响。如果在上个一百年,发展是硬道理;那么,在第二个一百年,可持续发展才是强逻辑。无数史实警示我们,经济繁荣的基石是和谐社会和绿色生态。失去了和谐与绿色,繁荣不过是昙花一现。

对世界而言,中国是推进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有效行动者和贡献者;对中国而言,“义利 99”是推进可持续发展的先行者和创新者。世界的未来取决于我们的集体选择和快速行动。如果我们能超越短期利害之争,去聚焦可持续发展目标,变革资源配置体系,扎实做好长期推进工作,将为中国全面转向可持续发展带来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