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ESG政策法规研究之俄罗斯篇

 二维码 512
发表时间:2020-12-21 13:28作者:李文 张苏来源:社投盟



经历政经体制转型的阵痛后,俄罗斯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等自然资源为国民经济复苏和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动力。然而,由于国内产业结构单一、垂直治理能力薄弱,再加上面临国际能源市场价格波动和西方制裁的双重打击,俄罗斯经济发展遭遇瓶颈。





一、俄罗斯与可持续发展


在企业社会责任和可持续金融领域,俄罗斯无论是制度体系的建设,还是在市场主体的行动层面,均发展较为缓慢。这或许是受到转轨时期经济快速私有化和自由化遗留的影响。随着最近十几年来俄企进一步融入全球市场,在一些秉持负责任投资信念的外资机构的“资本选票”驱使以及国际组织倡议推动下,ESG等理念也越来越多地在俄罗斯得到传播和实践。


俄罗斯幅员辽阔,国土横跨欧亚两大洲,是世界上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作为“金砖国家”之一,俄罗斯也是全球重要的新兴市场国家。2019年,俄罗斯国民生产总值17000亿美元,排名全球第11位,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为11580美元,属于中高收入国家行列。在2020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发布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报告》中,俄罗斯以71.9分位列全球166个参与国中的第57名。


1.jpg

图片来源:Emerald Waterways, https://www.emeraldwaterways.com/river-cruises/russia


1. 经济发展

如上所述,俄罗斯经济长期依靠资源出口。俄罗斯长期保持了世界上最大的矿产和能源储量国的地位,也曾连续多年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和天然气出口国,目前出口量仅次于沙特阿拉伯,位居第二。除此之外,俄主要的出口商品还有煤炭、电力、有色和黑色金属。2019年,俄罗斯出口总值占当年GDP比重达30.74%,是典型的出口依赖型国家。

自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经济经历了两次转型。一是20世纪90年代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二是目前仍在进行中的、从资源依赖型经济到创新发展型经济的转型。俄罗斯联邦成立后确立了市场经济制度,但却就此开始了连续7年的经济衰退,国家财富被巨头瓜分,三分之一以上居民陷入贫困。

1999年至2007年俄罗斯政府在市场经济的基础上加强对地方垂直管理并提高对于民生的重视。期间,其经济年均增长6.4%,扣除通胀后国民人均收入增长了超200%。俄罗斯持续快速的经济增长主要依赖于自然资源,特别是燃料及原料类产品的大量出口以及国际能源和原材料价格的增长。

2008年下半年,受美国次贷危机的影响,俄罗斯爆发金融危机。随着危机逐步蔓延,银行体系受到了严重的影响,随之企业破产和失业与日俱增。经历了短暂四年经济恢复期后,俄罗斯又一次经历了金融及经济危机。2014年,受油价暴跌影响,以及西方由乌克兰事件对俄罗斯的制裁,俄罗斯卢布大幅贬值,其金融市场也急剧缩水。当年六个月内,国际市场上卢布和卢布资产几近缩水到原来的一半。国家整体经济也进入了衰退期,直至2017年开始才逐步恢复(如图 1 – 1)。


2.png图 1– 1   2004 — 2018年俄罗斯GDP与原油价格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2. 社会发展

俄罗斯最突出的社会问题聚焦在人口和社会福祉方面。俄罗斯 1700 多万平方千米的广袤大地上,只有 1.44亿人口,且近年来还在逐渐减少并有老龄化趋势。俄罗斯现今有效劳动力供给不足的局面不单单是指人少、男女比例失衡、生育率低,还面临更为严峻的问题——智力流失。据统计,1994—2004年间,俄罗斯就流失了超过 20 万的科学家。智力流失对俄罗斯的科技、教育和创新发展各方面均造成打击。据俄罗斯科技部提供的数据, 每失去一位科学家大约会给俄罗斯带来 30 万美元的损失,不仅如此,还为其今后的经济转型及产业转型都会带来困难与挑战。

与此同时,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市场经济改革也给俄罗斯带来了社会两极化与贫富差距。据2019年调查统计,俄罗斯最富有的3%的人口拥有全国89%的金融资产,收入前1%的人口则占全国总收入的20%。长期的贫富差距也给俄罗斯的社会稳定与国家治理带来了隐患。

在两性平等问题上,在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俄罗斯得分0.701,在153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75,略低于其他欧洲国家。在俄罗斯企业的董事会中,女性代表非常少,在俄罗斯最大30家公司中,仅有8%的董事会成员是女性,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相较于南非或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也较为落后。

3. 环境保护

根据耶鲁大学2020年发布的环境保护绩效指数 ,俄罗斯得分50.5,在参与排名的180个国家中排名58。在生态系统保护和污染物排放问题上表现低于国际平均水平。在联合国开发署2019年发布的《人类发展报告》中,俄罗斯在环境可持续性方面的表现至少落后于三分之二的国家。

俄罗斯最突出的环境问题是能源的可持续性以及未来气候变化对其经济带来的潜在影响。俄罗斯自然资源与生态部分析到俄罗斯已经受到自然灾害和气候变化的影响,如大范围森林火灾以及干旱等问题。俄罗斯审计部表示,到2030年,气候变化可能使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每年减少3%。如果不重视环境和生态保护,俄罗斯将达不到其提高预期寿命、改善人口结构、促进经济发展等目标。

4. 治理

20世纪90年代的经济私有化运动中,俄罗斯权贵阶层快速“合法”瓜分国有资产,形成了少数寡头垄断经济产业与政治权力的局面。长期以来,俄罗斯普遍的腐败和信息不透明问题阻碍着国内投资环境的改善和经济产业结构的调整。

2008年,俄罗斯政府着手重点处理腐败问题,制定《反腐败国家计划》,并出台《俄罗斯联邦反腐败法》等法规,俄罗斯腐败问题逐渐有所改善。根据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指数排名,2013年俄罗斯在185个经济体中排名第112名,2020年其在19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28名,排名大幅度上升。


二、ESG政策法解析


俄罗斯的ESG政策法规发展较为缓慢。虽然俄罗斯政府在国家战略和倡议中多次提到环境保护以及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但具体政策落实和推动的进程较慢。

1. 政策法规解析

为实现经济发展以及能源转型等目标,俄罗斯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重要国家战略及相关政策(图2 – 1)。


3.jpg图2 - 1 俄罗斯近年来重要ESG政策法规时间线

资料来源:社投盟研究院整理


2. 国家ESG相关政策

俄罗斯在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方面的政策方向与其经济、环境和社会可持续性发展战略统一。2008年发布的《到2020年实现长期社会经济发展概念》(CLTD 2020)表明环境保护是支持俄罗斯长期社会经济发展的关键。

2017年,俄罗斯政府在《2025年生态和经济安全战略》中再次强调了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对俄罗斯经济的重要性,不仅显现政府对现有环境挑战的关注,而且倡导俄罗斯的各种利益相关方——从私营部门到公民积极响应。

2018年12月,俄罗斯经济发展部提出《关于国家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和俄罗斯联邦立法法案修正案的法案草案》,计划引入新的气候环境立法,旨在建立一个新的国家碳交易体系并对最大造成环境污染的公司机构实行碳上限和处罚机制。然而,在极具产业影响力的俄罗斯工业家与企业家联盟(The Russian Union of Industrialists and Entrepreneurs,简称“RSPP”)的游说和反对下,俄罗斯政府大幅消减了此项立法方案。法案中拟定的碳排放配额计划、新的国家碳交易体系以及对最大污染者处罚计划均未能实施。原本计划进行为期五年的绿色审计也被继续提出测量和收集排放数据的建议所替代。

2018年,普京签署总统令并确定俄罗斯联邦2024年国家目标和发展战略,其中"生态转型"被列入总统令下的12个国家重点目标之一。同时,俄罗斯虽然在近几年不断强调环境保护对该国战略发展的重要性以及其发展的决心,但强有力的支持政策并未有太多落实。

2020年7月,俄罗斯对外经济银行发布了俄罗斯首份绿色金融指导意见。该意见确立了俄绿色金融的总体架构体系,还向俄罗斯企业、银行明确了绿色工程、绿色贷款和绿色债券等概念。俄罗斯绿色金融的分类和标准与中国、欧洲的体系完全兼容,因此这为俄罗斯公司在欧洲和中国的交易所发行债券提供了方便。俄罗斯对外经济银行可持续发展专家委员会将负责该指导意见的实施和改进。

3. 企业治理与信息披露

俄罗斯对公司治理的政策是在1991年转型至市场经济后才渐渐成熟起来。2002年,联邦金融市场服务局下公司治理专家小组出台《俄罗斯公司治理守则》,此守则包含一系列针对包括董事会治理、效力、责任、薪酬和与股东关系原则和建议。《守则》为俄罗斯股份制公司在实施公司治理先进标准方面提供了基本指导,帮助股东和投资者对公司有更清晰的要求与规定。

俄罗斯联邦政府早在2011年开始鼓励企业进行非财务信息披露。2011年,俄罗斯中央银行和财务部发布《指令 11-46/pz-n》,明确上市公司披露规范,适用于所有证券发行人。此指令提出年度报告应含有大量公司治理方面的非财务信息,要求强制披露有关主要活动领域成果的信息、风险因素、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方等信息。虽然有强制性要求,但企业披露情况并不完善,政策具体落实情况也进程缓慢。

4. 证券交易所披露规范

莫斯科证券交易所(Moscow Exchange,简称“MOEX”)是目前俄罗斯最大的证券交易集团。它是由MICEX 集团(1992 年创建)和 RTS 集团(1995 年)合并后于 2011 年 12 月 19 日正式成立。其目前共有233家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总市值6980亿美元,位于世界前20名。

2019年4月,莫斯科证券交易所正式加入联合国可持续交易所倡议。2019年6月,莫斯科证券交易所发布了自己首个根据全球报告倡议组织标准编制的可持续发展报告,并在环境、社会、治理方面都提出了阶段性目标。但交易所尚未对企业提供ESG指导文件,也未强制企业进行ESG信息披露。

5. 非政府部门与可持续发展

除了俄罗斯联邦政府部门,俄罗斯工业家与企业家联盟(RSPP)在俄罗斯有关公司治理和信息披露的政策上非常重要。作为非政府组织,俄罗斯工业家与企业家联盟成立于1990年6月,在俄全境拥有数千家会员企业,百余家行业及地方分支机构,总产出超过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二,涵盖机械制造、投资、金融、国防工业、建筑、化工、轻工、食品工业、服务业等重要经济领域。该联盟旨在团结俄罗斯工业家与企业家,推动改善营商环境,提升俄罗斯企业界在国内外的话语权,协调俄罗斯政府、工商界与社会三方利益,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企业诉求,为政府经济决策提供咨询和协助。

2004年,俄罗斯工业家与企业家联盟通过了《社会宪章》,将俄罗斯企业的社会使命界定为可持续发展的独立责任。该宪章明确了俄罗斯企业在长期保障经济发展、公民安全、社会稳定、环境保护和尊重人权上的义务。俄罗斯企业的非财务报告披露主要是走三重底线路线,要求公布的信息内容包括公司在经济、环境和社会绩效上的数据情况。

2006年,俄罗斯工业家与企业家联盟成立了国家企业非财务报告理事会,致力于推动大企业发布CSR和ESG相关非财务报告。2014年,俄罗斯工业家与企业家联盟开始每年编发年度可持续发展、企业责任和透明度指数(统称为“可持续性指数”)。据 2018年RSPP的统计表明,此指数发表后,非财务报告范围扩大:指数值在2016—2018三年中稳步增长,样本的指标数量增长了25%。与此同时,开始披露可持续性和企业社会责任影响的公司范围也逐渐扩大。在俄罗斯20家最大的私营公司中,有10家公司定期发布非财务报告。


三、ESG市场发展


俄罗斯的可持续金融市场处于起步阶段,主要发行了绿色债券,也研发了可持续指数。总体而言,可持续金融产品类型单一,规模不大。目前,俄罗斯签署负责任投资原则的机构只有2家投资管理机构:UFG Asset Management和 Zilliard Capital分别于2014年7月和2019年5月签署。

1. 发行绿色债券

2018年12月,俄罗斯废物处理公司(Resursosberezhenie KhMAO)发行了首只俄罗斯绿色债券,用于可持续垃圾回收与处理。随后,俄罗斯铁路公司也于2019年5月发行了5亿欧元的绿色债券,用于电动旅客列车的投资。

2019年8月,莫斯科交易所与俄罗斯联邦经济发展部合作设立了可持续板块,为环境和社会可持续发展领域的项目提供资金。此板块由三部分组成:绿色债券、社会债券和国家项目,俄罗斯国内外公司均可在此板块发行债券。2019年11月,中心投资银行成为可持续板块的第一个发行人,发行了2.5亿卢比(约330万美元)的绿色债券,用于能源效率和环保交通有关项目融资。

2. 研发可持续指数

2014年以来,俄罗斯工业家与企业家联盟一直在编发年度可持续指数,旨在评估组织对可持续发展的贡献及其在社会责任领域的表现,以便将关于企业可持续性和责任的讨论转化为有形、可比和可核查的指标。数据来源主要包括企业基于ISO 26000的自我评估和公开的非财务报告。

2019年4月,莫斯科交易所(MOEX)与俄罗斯工业家与企业家联盟(RSPP)合作首次发布交易所可持续指数——MOEX-RSPP责任与透明度指数以及MOEX-RSPP可持续发展矢量指数。责任与透明度指数是由在可持续发展领域战略的透明度及其非财务报告披露完整性表现最好的公司组成,目前包含22家公司,市值为1150亿美元。可持续发展矢量指数则是反映结果态势,由在改善ESG方面取得了最大进步的公司组成,目前包含15家公司,市值为66亿美元。这两个指数每年根据数据重新编发。


四、ESG政策法规特点


俄罗斯ESG政策法规体系较为薄弱,可持续金融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俄罗斯大多数企业对ESG的披露与治理都也是被动态度。虽然俄罗斯政府意识到过度依赖原料出口造成经济体脆弱的严重性,但在缺少外界资金支持与能源密集产品出口遭遇壁垒的情况下,联邦政府与企业都缺少对提高环境治理的驱动力和有效措施。

1. ESG政策法规体系薄弱

俄罗斯ESG政策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由于国家经济上对自然资源和重工业的依赖,以及在2008年和2014年遭遇两次经济危机,俄罗斯政府并未对之前战略规划中提到的环境政策有实质性的落实,缺少鼓励或惩罚性机制,推动进程较为缓慢。

与欧盟成员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相比,俄罗斯至今没有碳排放配额以及交易体系,也没有针对污染严重企业的处罚计划。莫斯科证券交易所至今也未强制其上市企业进行ESG信息披露。

2. ESG市场刚起步

基于以上政策环境和经济形势,俄罗斯的可持续金融市场处于起步阶段,可持续金融产品种类单一,规模不大。俄罗斯投资者对ESG认知和动力不足,阻碍了ESG在资本层面的推动。2019年特许金融分析师协会(CFA Institute)对俄罗斯本土企业家和投资者的调查显示,俄罗斯企业普遍认为在环境、社会、治理三个主题中,企业治理对股票和债券价格的影响力最大,环境影响力最小,这与欧盟和东南亚将环境作为主要投资方向的趋势形成了强烈对比。

3. ESG信息披露受外资驱动

虽然俄罗斯尚未出台ESG信息披露的强制性法规,但俄罗斯龙头公司受外资驱动会定期发布非财务报告来吸引海外投资者。在俄罗斯最大的20家私营公司中,有10家定期发布报告。能源、石油和天然气、冶金、矿业和化工行业内的大型企业尤为注重ESG披露。以诺里尔斯克镍公司(Nornickel)为例,作为俄罗斯开采行业的龙头与世界领先的镍和铂生产商,2011年曾在北极造成大规模漏油事故。该事故直接导致挪威最大的养老基金抛售了其在Nornickel的所有股份,使得Nornickel之后更加重视在可持续发展与环境保护中的战略与营销。至2017年,该公司在环境保护上投入了3.83亿美金。至2020年,该公司超过50%的废物都纳入了循环利用。

4. 可持续发展受非政府部门影响

俄罗斯ESG政策发展进程容易受到龙头企业的影响。作为集结了俄国各行业龙头公司与机构的协会组织,俄罗斯工业家与企业家联盟通过订立联合公约、编发可持续指数等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俄企对公司治理以及可持续发展的重视,促进了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但是,当俄政府提出较为激进的ESG政策时,该组织受到自身商业利益代表的组织属性影响,表现出了保守主义的一面,并通过各种手段削弱了政策力度,甚至妨碍了它们的落实。如在联盟的游说下,俄罗斯政府大幅削减了《关于国家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和俄罗斯联邦立法法案修正案的法案草案》的内容。这也进而阻碍了俄罗斯经济的转型升级和国内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价值创造。


本文作者:李文、张苏,周冰星亦对此文有研究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