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金融概念全景—序言

 二维码 501
发表时间:2020-11-30 21:26作者:卢轲  张日纳来源:社投盟

步入21世纪第三个十年,大自然愈发频繁地向人类发出尖锐的警报。2020年2月12日,持续燃烧了210天的澳洲大火终告熄灭。与全球变暖相关联的极端干燥助长了火势的蔓延,火灾造成了至少33人死亡,约12.5亿野生动物死亡,2500多间房屋和1170万公顷土地被烧毁。据欧洲哥白尼大气监测服务(CAMS)发布的数据,澳大利亚因本次森林大火向大气排放了约4亿吨二氧化碳,超过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较低的116个国家去年的年排放量之和,进一步加快了全球变暖的趋势。而在东非,巨量的沙漠蝗虫于今年1月中旬开始入侵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索马里等国。联合国粮农组织报告称,异常的气候变化(极端天气频繁发生)为蝗虫的大量繁殖创造了条件,2月初三国境内沙漠蝗虫数量已突破3600亿只,一平方公里的蝗虫群在一天内的进食量与3.5万人相当。


除了日益严峻的环境危机,人类社会在发展的过程中也面临着巨大挑战。以人类生存和发展必需的水资源为例,世界卫生组织2019年披露的数据显示,全球约有22亿人没有安全的饮用水服务,每年有近30万5岁以下儿童因为饮用受污染的水而染上霍乱、痢疾、甲肝等疾病而去世。一些落后国家在工农业发展初期滥排污染物,是除了自然条件制约外,影响人类饮水安全的另一重大因素。受污染的水不仅削弱了当地劳动人口的健康水平,更限制了工农业的进一步发展。


为人类找到一条与自然和谐共处,并能推动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已不仅仅是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需要考虑的问题,它牵涉到当下与未来地球上的每一个人。2015年9月25日,全球可持续发展峰会在联合国纽约总部召开,193个成员国正式通过《2015-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该议程提出了包括无贫困、零饥饿、良好健康与福祉等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和169项子目标,这些目标旨在以综合方式彻底解决经济、社会和环境三个维度的发展问题,使全球转向可持续发展道路。为达成这些目标,全球每年需要5到7万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其中发展中国家每年需要3.9万亿美元,而其财政仅能覆盖1.4万亿美元,尚有2.5万亿美元的年度资金缺口亟待市场投资。[1]富有前瞻性的金融机构已开始谋篇布局,高盛首席执行官David Solomon于2019年底宣布,在未来十年,高盛将把7500亿美元的投融资和咨询活动锁定在9个重点关注气候变化和社会包容性增长的领域。[2]


旨在推进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达成,并创造经济、社会和环境综合价值的可持续发展金融在未来将会重塑金融市场活动。[3]然而,由于参与主体和实践方式的多样性,与其相关的概念长期处于模糊状态。例如,社会责任投资在历史意义上是ESG投资和影响力投资的先驱,但在相关资料中,由于口径的不同和实践的发展,社会责任投资的资金规模数据可能包含了后两者。相关概念的混淆影响了不同参与者之间的互相认同与彼此协作,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可持续金融的发展。


因此,本报告希望对可持续发展金融相关的几个重要概念进行梳理,呈现给读者易于理解的概念图谱,帮助读者从中发现符合自身价值取向的投资方式。在这篇序言中,参考全球可持续投资联盟(Global Sustainable Investment Alliance,简写作 GSIA)对可持续投资的定义,将对社会责任投资、ESG投资、影响力投资这三大理念进行简单介绍。在此基础上,引入了绿色金融的概念,并对这些概念与可持续发展金融的联系进行说明。而在本报告后续五章中,将依次对社会责任投资、ESG投资、影响力投资、绿色金融和可持续发展金融这五大概念进行更深入的介绍。


序章图01.jpg


GSIA认为可持续投资包含了对社会和环境产生正面影响的所有投资行为,因此可以涵盖ESG投资、社会责任投资和影响力投资等。[4]从策略的角度进行区分,可持续投资主要采用七种投资策略:负面筛选、正面筛选、原则筛选、ESG整合、股东主张、可持续性主题投资和社区(影响力)投资。[5]


序章表01.jpg


根据不同策略的具体含义以及历史演变,本文将这七种策略进行分类:三种筛选策略本质上均属于“筛选与排除”的社会责任投资;可持续性主题投资、社区(影响力)投资和股东主张策略对解决环境、社会问题的主动性更强,归为影响力投资;[6]在此定义只有使用ESG整合策略的投资方式属于ESG投资。需要指出的是,业界对ESG投资的定义更为宽泛,往往直接用ESG投资来指代可持续投资,[7]但这种定义方式可能忽视了ESG投资在传统投资分析中整合非财务指标的特性,故本文对ESG投资采用了较为严格的定义。


简言之,ESG投资强调整合非财务指标,社会责任投资以“筛选与剔除”原则为指导思想,而影响力投资则更凸显投资行为的特定目的——对解决环境、社会问题的主观意愿。这三类投资方式均可纳入广义层面的可持续投资中。


序章图02.jpg



根据GSIA每两年披露一次的全球可持续投资报告,全球可持续投资的规模由2012年的13.6万亿美元稳步上升至2018年的30.7万亿美元。依据上述数据计算,2012年至2018年,全球可持续投资整体规模的年复合增长率约为12%。


序章图03.jpg



序章图04.jpg



欧洲在近十年始终保持着全球最大可持续投资市场的地位,其规模从2012年的8.76万亿美元以年均8%的速度增长至2018年的14万亿美元。美国的可持续投资规模在2018年达到了11.6万亿美元,已逐步接近欧洲市场规模,而在2012年美国的可持续投资规模仅为欧洲市场的42.7%。加拿大和澳洲相较前两大市场的可持续投资规模并不大,截至2018年底,加拿大的可持续投资规模为1.7万亿美元,占五大发达市场总额的5.54%;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总计拥有7340亿美元的可持续投资资产,较2012年已增长6000亿美元。最为迅猛的增长出现在日本,其可持续投资规模在2012年还仅为59亿美元,而到2018年底已上升至2.18万亿美元,并成为全球第三大可持续投资市场,所占比重突破7%。


序章图05.jpg


而不同可持续投资策略的发展情况也不尽相同。需要提醒读者的是,由于同一资产可能受多种可持续投资策略的影响,GSIA统计口径中不同策略有重合的部分,故不能简单将这些策略的规模加总以求得市场整体规模。负面筛选策略作为“筛选与剔除”的鼻祖,在2012年至2018年间始终是最为投资者接受的可持续投资策略,截至2018年底,有接近20万亿美元的资产与其有关;ESG整合策略的应用在2016年出现了明显的增长,使其关联资产规模迅速接近负面筛选策略;若两者维持当前的增长势头,在2020年ESG整合可能成为最受欢迎的可持续投资策略,这也从侧面反映了ESG投资正在逐步取代社会责任投资的趋势;股东主张策略作为第三大可持续投资策略,保持着平稳增长,反映出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主动对所投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提出自己的诉求。


与可持续投资的概念不同,“绿色金融”不仅聚焦于投资,其更注重构建一个为绿色发展服务的金融体系,包含了多种多样的金融服务。


绿色金融发端于上世纪70年代的西欧,[8]在本世纪初随着“可持续发展”成为全球共识,成为投资人日益关注的领域。2016年,G20杭州领导人峰会将“绿色金融”写入了成果文件。然而,究竟什么样的金融活动可被看做“绿色金融”,仍是国际社会争论不休的话题。[9]


根据2016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七部委印发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绿色金融是指为支持环境改善、应对气候变化和资源节约高效利用的经济活动,即对节能环保、清洁能源、绿色基建等领域的项目投融资、项目运营、风险管理等所提供的金融服务。”[10]由于绿色金融是一个新兴产业,其产品形式层出不穷,包括但不限于:绿色债券、绿色信贷、绿色股指产品、绿色基金、绿色保险和碳金融等。绿色债券、绿色信贷、绿色股指产品和绿色基金都是对传统金融所服务和投资的对象提出了“绿色”的要求。绿色保险为环境污染及工农业生产的相关风险提供了管理方法。而碳金融则通过碳期权、碳债券和碳排放权融资等金融工具助力碳减排。


序章图06.jpg



2019年全球发行的绿色债券金额为2577亿美元,而符合国际绿债标准定义的中国发行额已突破313亿美元,仅次于美国。[11]目前我国73%的绿债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上发行,受央行监管,商业银行是主要参与方;而企业发行的绿债多在沪深两大证交所发行,主要由机构投资者持有。


序章图07.jpg


绿色信贷领域也有可喜发展,据人民银行统计,截至2019年11月底的最新数据,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绿色信贷余额为9.66万亿元,较2013年底增长近85%。


序章图08.jpg



从概念范畴来看,可持续投资在广义层面包含了社会责任投资、ESG投资和影响力投资。而可持续发展金融则涵盖了上述概念,试图从以可持续发展为愿景的角度整合所有相关的金融服务与投资方式。绿色金融属于可持续金融的一大分支。


序章表02.jpg



从发展历程来看,社会责任投资是现代商业社会最早出现的,在对投资标的进行筛选时考虑社会和环境影响的投资方式。在此基础上,筛选标准的逐步发展使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将非财务信息整合到投资分析过程之中,从而推动了ESG投资的出现。影响力投资则不满足于被动的筛选和整合,主动用投资创造正面影响。可持续投资随“可持续发展”的兴起而受到关注,从投资的目的性出发包含了前述三种投资方式。绿色金融则试图以系统的金融服务回应日渐突出的环境问题。可持续金融,则呼应了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共识蓝图——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涵盖了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多样化的金融服务与投资方式。


序章图09.jpg



社会责任投资、ESG投资、影响力投资、绿色金融和可持续金融每个概念,都有其发展的历史背景和独特的实践方式,上文仅进行了简要介绍。而在接下来的五章中,我们将对上述概念从发展历程、概念内涵、市场规模、实践形式、重要机构、相关政策六个方面进行系统性梳理。

   

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了人们共识的发展方向,如何调动更多的市场参与者以促进可持续发展目标达成为目的开展金融活动,是人类社会走向可持续发展的决定性因素。通过对市场现有实践的总结,将会帮助潜在投资者找到自己认同的参与方式,从而吸引更多的力量参与到可持续金融之中。



注释:

1. “World Investment Report”, UNCTAD, 2014

2.   FT中文网:高盛CEO:从商业领域推动可持续发展https://www.ftchinese.com/premium/001085646?archive

3.   “发现中国‘义利99’——A股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价值评估报告(2019)”,社会价值投资联盟

4. “Global Sustainable Investment Review (2016)", GSIA

5. “Global Sustainable Investment Review (2012)", GSIA

6.   影响力投资有广义和狭义两种概念范畴,狭义的影响力投资仅指社区(影响力)投资,广义的影响力投资指主动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的一系列投资策略,因此可以涵盖社区(影响力)投资、可持续性主题投资以及股东主张策略。本文采纳广义的影响力投资定义,为避免范畴混淆,下文将Community/Impact Investing均称作社区投资。

7.   “Sustainable investing: How the millennial generation invests its wealth”, EY, 2017

8.   1974年,联邦德国便以“生态银行”命名成立了第一家政策性环保银行,专门负责为一般银行不愿接受的环境项目提供优惠贷款

9.   Bloomberg: Green Finance is Now $31 Trillion and Growing

https://www.bloomberg.com/graphics/2019-green-finance/

10.   中国人民银行: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发展改革委、环境保护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

http://www.pbc.gov.cn/english/130721/3133045/index.html/


11.“2019 Green Bond Market Summary”, CBI, February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