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创案例| 乡村教育:一所农村小学的二十年变迁

  36
Author:梁云风Source: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4NDQ2ODk5Nw==&



梁云风 | 文

春节返乡,表哥和我说起女儿读书的情况。侄女在县城的第二小学上四年级,一个班88人,上课时吵吵嚷嚷,老师根本照顾不过来。与此同时,在老家村里的本家叔叔却在忙着装修县城的房子,说年后要把正在村里上小学的弟弟送到县城上学。我问原因,他说,村里的小学,老师老的老,小的小,而且流动性太大,有时候一个学期换两个老师,孩子的学习没有连续性,成绩起伏太大。


这些年村里变化挺大,村小的变化也起起伏伏。1995年我读小学时,是村小最“盛”的时候,学生最多,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每个班都有50多人;老师也最多,超过了10人;成绩也好,各个年级在全镇的统考中,成绩都名列前茅,直逼中心小学。


但那时教学条件却很差,学校校舍年久失修,成了危房,学校从三年级到五年级都是在旁边的居民家借了间房子上课,直到我上初二,新的教学楼才开始建。


2001年,九江市义务教育阶段小学学制由5年过渡为6年,村小因为没有校舍,六年级学生不得不到邻村读,后来五年级也到邻村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村小开始衰弱,几个有着丰富经验的教师离开村小到镇上中心小学,又陆续有几个老教师退休,再加上严苛的计划生育政策下的生源减少,村小逐渐成萎缩状态。即使后来新校舍建成后,六年级重回村小,年轻教师不断到来,村小逐渐成了第二选择:稍有能力有想法的家长,都把孩子送到镇上或县城的小学读书,留下来的,多是留守儿童。



现在的村小,只有几个教师,不到100个学生了。和村里越来越多的新房比,村小越来越旧,越来越不起眼了。


村小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中国广大农村学校的一个缩影。新校舍、新教师,却留不住学生。这里面,既有城镇化的因素,数量极大的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同时,孩子也开始“进城”,这是好的一方面;但另一方面,是农村教育开始荒芜化,农村留不住学生,更大的原因是留不住老师,年轻的有能力的教师不愿意留在农村,考上教师编制的老师,往往在农村待不了多久,就挤破脑袋往城里跑,“基层工作经历”成了一个“镀金”的方式。久而久之,那些留在农村小学的孩子,就不得不面临教师的频繁流动了。


举一个例子,我的一个同学大学毕业后,考上了特岗教师,要到县里的一个僻远的村小任教,但是她在那里呆了不到一个学期,就找了各种关系调出来了。她说,“在那种地方别说让我待一辈子,就是一年我都待不下去——人生地不熟,工资还低,根本留不下来。”



也是,当年我在村小读书的时候,教我的老师大多都是村里的本地人,而且很多是教了我父亲母亲的那一批老教师,他们一辈子就扎根在农村;那时候的教师,工资虽然也不高,但在大家都穷的时候,那还算是一份不错的收入;特别是,在乡土中国,教师是具有崇高地位的,那会在村里,能说得上话的只有三类人,一是村干部,一是各个家族德高望重的老人,还有就是教师了。


教师在整个教育体系中居关键地位,特别是在基层教育阶段,教师的启蒙作用更明显。


乡土中国教师的那种工作环境变了,终身教育工作者的观念也在逐步淡漠,教师成了一门普通的职业,终身教育工作者越来越少。在近代中国,重视基层教育的,着力培养终身教育工作者的,如晏阳初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平教会”)、陶行知的乡村师范学校晓庄学校,都致力于培养献身乡村教育的教育工作者。


随着乡村空心化的逐步加深,乡村教育危机的不断加深,新世纪以来,国家也推出了不少政策,如“特岗教师”计划和师范生免费教育等,其中尤以师范生免费教育的力度和优惠政策大。


2007年5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国办发〔2007〕34号文印发了《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师范生免费教育实施办法(试行)》,决定自当年秋季开始在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陕西师范大学和西南大学六所部属师范大学实行师范生免费教育,国家免费教育师范生在校学习期间,免除学费、免缴住宿费,并补助生活费,该计划的目的“就是要进一步形成尊师重教的浓厚氛围,让教育成为全社会最受尊重的事业;就是要培养大批优秀的教师;就是要提倡教育家办学,鼓励更多的优秀青年终身做教育工作者”。2013年,又新增省部共建师范院校江西师范大学。


那么这项计划的实施对农村教育有什么改变呢?34号文要求,到城镇学校工作的免费师范毕业生,应先到农村义务教育学校任教服务二年。我高中同班同学是2007年西南大学的第一批免费师范生,事实上,他以及他妻子(2008级的免费师范生)毕业后根本就没有到农村义务教育学校任教,直接到了九江市的市属高中。而据我参加2013年和2014年江西省“国培计划”时做的相关调查,免费师范生毕业后到农村从事义务教育的少之又少。


除了政策执行的偏差,还有免费师范生的职业理想问题。根据《现代教育管理》2011年第1期刊发的东北大学教师王智超博士的《师范生免费教育政策实施现状调查及思考》调查结果,免费师范生中愿意终身从事教育事业的比例是20.8%,视情况而定的是62.3%,拒绝回答的是16.9%(样本为2007级东北师大免费师范生,样本数为1000)。这或许也可以从侧面看出,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教育的严峻局面。


当然,很现实的情况是待遇问题。现有制度下,农村教师工资低是事实,以我们村小的农村教师为例,每月不到3000元的工资吸引力太低,除了那些安家在农村的教师,现在那些在城市长大的孩子,又有多少愿意回来呢?


还是回到村小的问题,我今年即将毕业的表妹,打算参加江西省4月份的教师考试,回到家乡。我不敢说她能一辈子待在村小,但我敢肯定的是,至少对于一个本地人来说,在村小当老师,还是有一点成就感的。


转载自:社创号(ID:chinavator)




Article classification: 社创案例

(0755) 86538253

Office building 2110, Haofang Tianji Plaza,

11008 North Ring Road, Nanlian Community,

Nantou Street, Nanshan District, Shenzhe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Value Assessment
SV99 Index and Ranking
ESG Investing Frontiers Forum
SDGs Unicorn Accelerator

Business Partnerships: partnerships@casvi.org
Media & Communications: info@casvi.org
Job Application: hr@casvi.org
Donation & Query: info@casv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