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价值评估体系
 二维码 71

中国社会价值评估体系,是由社会价值投资联盟(深圳)牵头,42家中外机构和68位专家学者协同研发的全球首套衡量组织所创造的经济、社会和环境综合价值的理念、方法和工具。它以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和中国“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为指针,以社投盟倡导的“义利并举”为价值主张,倡导组织在追求财务回报的同时,提升社会福祉并促进环境保护;在促进生态文明社会建设、提升社会福祉的同时,获取更多发展机遇,创造更高的商业价值。


评估原理

社会价值评估依据了三A三力三合一的原理。三A指AIM(目标)、APPROACH(方式)和ACTION(效益)的英文简称,是社会价值评估的基础结构;三力指目标的驱动力、方式的创新力和效益的转化力,是社会价值评估的主要特征;三合一指目标的驱动力、方式的创新力和效益的转化力协同作用,是社会价值评估的平衡机制。

如果用公式表达,可形成包括目标|驱动力(AIM)、方式|创新力(APPROACH)和效益|转化力(ACTION)三个变量的一个函数关系:

社会价值=f(目标|驱动力,方式|创新力,效益|转化力)

或SV=f(AIM,APPROACH,ACTION)

图1.1 社会价值三A三力评估原理


1.    三A三力的评估架构

目标|驱动力(AIM),考察评估对象的价值定位、战略规划和主营业务,即回答“组织为什么存续”、“义利取向”的问题。

《基业长青》研究表明,通常卓越企业都有超越谋利的追求、与社会福祉相关的使命,而这种追求和使命能植入战略规划,并融入主营业务。

方式|创新力(APPROACH),考察评估对象在生产技术、运营模式和管理机制等方面的创新,即回答“组织如何谋求发展”、“义利方式”的问题。

企业创新能力越强,发展空间越大,义利并举的可能性越高。同时,企业创新方式越灵活,路径选择越多元,义利转化的达成度就越高。

效益|转化力(ACTION),考察评估对象所创造的经济、社会和环境综合效益,即回答“组织取得了怎样的内部效应和外部效应”、“义利结果”的问题。

在目标驱动和方式创新的基础上,重点在于评估对象是否实现了经济、社会和环境综合价值,达成了整体目标。


2.     三合一的评估精神

社会价值评估不仅考量各组成要素,也评测要素之间的协调关系。具体表现在:

目标、方式和效益的合一。作为一个管理工具,社会价值评估是“为何做—怎么做—好不好”完整、动态的评价过程,即从目标|驱动力(AIM)、方式|创新力(APPROACH)和效益|转化力(ACTION)三个维度对企业进行系统性考量。它既注重企业的客观绩效,也注重价值追求和达成方式。社会价值是一个开放体系,能够较好地实现PDCA(计划PLAN、执行DO、检查CHECK、处理ACTION)的循环。该价值体系鼓励和支持企业不断进行自我审视,注重多利益相关方诉求与回应,接受来自企业内外部的监督,开展持续性优化改进,从而实现社会价值的不断提升。

经济、社会和环境效益的合一。传统“先发展、后治理”的模式,遗留了大量的社会和环境问题。社会价值主张综合考量对象的内部效应和外部效应,践行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致力于实现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的可持续发展生态。


核心依据

如下图所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国五大发展理念和义利并举文化一脉相承,构成了社会价值的核心主张。

图1.2 中国社会价值评估体系理念逻辑

1.    全球共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2015年9月,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通过了由193个会员国共同达成的《变革我们的世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了全球共同参与的17项大目标和169项子目标(SDGs)。SDGs为企业关注新环境、构建新市场、开发新需求等,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丰富的题材。如新型能源、健康医疗、绿色农业、智能制造、公平教育、普惠金融等领域,以及服务老弱病残幼等特殊群体。作为一项全球共识,SDGs融入了社会价值评估模型、指标标签和评估标准。

2. 国家方略-中国五大发展理念

中国社会急速变迁,利益主体分化,导致诉求多元且问题复杂。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党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上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并全面融入了治国方略。作为社会价值评估的指导原则,五大发展理念贯穿了社会价值评估模型、指标标签和评估标准。

3. 价值主张-义利并举的文明基因

从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到明清的李贽和颜元,中国历代思想家围绕“义”和“利”的关系进行了两千多年辩论,形成了“义利并举”的基本价值取向。

我们用当代语境去诠释义利并举,“义”为价值创造,“利”为价值变现。无价值创造之义,只取价值变现之利,则投机盛行;若无价值变现之利,只取价值创造之义,则市场失灵。义利相辅相成,才能使社会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

我们用全球语境去解构义利并举,“利”即指经济效益;“义”即指环境效益(E)、社会效益(S)及其治理方式(G)。社会价值与国际ESG三重底线准则搭建起清晰的映射关系,义利并举的可持续发展模式也拥有了世界性的应用场景。

我们以互联网思维去分析义利并举,当代义利转化机制发生了根本变化。传统经济以所有权为基础、以买卖双方为支撑,容易出现义利之间的零和博弈。在这种情况下,义利转化的成本高、周期长且难以量化评定;而互联网经济具有多方参与、角色多元等特点,价值创造的方式灵活,价值变现的渠道激增,使义利转化的成本降低、周期缩短,且容易量化评定。近年来,具有共享、循环、绿色特色的新经济组织大量涌现,既解决了社会问题,又创造了可观收益。

义利并举这个文明密码,是中国造福人类的贡献。作为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国五大发展理念一脉相通的核心价值主张,义利并举被全面纳入到社会价值评估模型、指标标签和评价标准中。


框架体系

为清晰呈现社会价值评估体系,我们构建了基础层、工具层和应用层的三层架构,并初步探索了形成机制和传导路径。如下图所示:

图1.3 中国社会价值评估体系

基础层由核心理念、理论模型、指标库和数据库构成,主要回答社会价值为什么和是什么;工具层包括面向个人和组织的评估模型,主要回答社会价值怎么样和怎么做;应用层则广泛包括市场端产品(如主动及被动投资基金等)、政策端产品(如政策调整、激励机制等)和社会端产品(如路演大赛、认证授牌等),主要回答社会价值能创造什么,和什么能创造社会价值。

从理念、工具到应用的社会价值体系框架,回答了社会价值从何而来、到哪里去。从中可以发现,依据全球共识、国家方略和义利并举文化(基础层),产生了社会价值“评估模型”(工具层);依据社会价值“评估模型”(工具层),产生了A股上市公司社会价值“义利99”、“义利99”模拟指数以及衍生的金融和非金融产品(应用层)。


文章分类: 社投盟名词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